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爱上吃鸡客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福利2

速打,可能会有很多不通的点

明年回来改💙💜

再见啦。

1.


我,孟美岐。C大大二学生,舞蹈社社长。身材好长得俊,酷爱吃鸡游戏,大家都叫我山支大哥。(不是山鸡的兄弟!)


大神带带我?不带!你以为大神都很闲吗?


“孟美岐!跑毒!跑毒!你干嘛呢!”


“woc我跑不过了!”


……


好吧其实我根本不是什么大神,我就是个菜鸡


而且是贼菜那种…


有多菜?


就是那种开车会翻滚,瞄人瞄不中,跑毒跑不过的类型…


人们之所以叫我山支大哥,不是因为我吃鸡厉害,…是因为我名字最后一个字拆分是山支。


但这种小问题怎么可能阻挡我成为新一代吃鸡大神呢?


“孟美岐!毒又要来了!你愣着干嘛!”


“诶诶诶…我闪退了!”


“……那你go die吧。”


woc赖小七你怎么能抛下你的战友就此离去???


你不仗义!


看着赖小七屏幕上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我郁闷了…


都怪这该死的闪退!阻挡了我吃鸡的步伐!


“小七,为啥我老是闪退啊?”


“可能你手机用太久了?”


“我刚换的苹果新款好吗!分分钟砸你一脸哦!”


“那我咋知道…我又不是客服…”


客服…?对哦,我可以打电话问客服啊。


我在网上搜到了客服的电话,心想一定要臭骂这客服一顿,居然阻挡我吃鸡的道路!


“你们这什么破游戏…balabala”诸如此类的话我都已经想好了…


但…


“您好,工号0126为您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助吗?”


卧槽卧槽!!!现在的客服说话都这么好听的吗!


一个甜甜软软的女声,卡哇伊得死那


“呃…那个我…”


“嗯?”客服小姐姐纳闷的嗯了一声


我是孟美岐…我现在需要心肺复苏…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我的游戏老闪退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啊?”


“闪退啊?你稍等哦,我看一下…”


好好好,等多久都行啊小姐姐!


“您好,请问会不会是您的版本未更新的原因呢?”


“版本?”


“是的,我们最新的版本已经解决闪退的这个问题了哦。”


“啊…好像是我没更新来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谢你啦…”


“不客气,很高兴能够为您解决问题…”


“那…再见?”


“噗…”客服小姐姐轻轻的笑了一声,我的心都融化在这一声轻笑中。


“再见啦。”


挂了电话之后我神情恍惚…还沉醉在小姐姐的甜蜜嗓音里…


妈鸭…好想要她给我生孩子!


“孟美球,口水流出来啦!干嘛呢!”


我下意识摸了摸嘴角,才看到赖小七一脸笑嘻嘻的看着我


“那啥…小七…”


“咋了?woc你该不会真流口水了吧?”


“我好像恋爱了。”




2.


“你是说你爱上了吃鸡的客服?”赖小七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我“你吃错药了吧?不就打个电话还能给你点燃爱情的火花?”


“你这种单身二十年的抠脚女汉子是不会懂的!”


“谁说我不懂!”赖小七自以为是的露出来个猥琐的笑容“我已经要到大三张紫宁学姐的电话辽~嘿嘿嘿嘿。”


“卧槽你手速这么快!”


“这就是单身二十年手速的结果。”赖小七朝我笑笑“比你这个万人迷舞蹈社社长要强个几百倍不在话下吧!今晚我还要带紫宁学姐吃鸡呢~你别来捣乱啊。”


“……赖小七,你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嫌弃我?”


“孟美球,我说句实话。”赖小七语重心长的拍拍我的肩膀“是。”


“你去死吧!”




把赖小七撵出宿舍后,我陷入了对客服小姐姐无限的遐想之中(是正经的遐想!)


呜…好想再听一遍她的声音啊。


于是我决定!


再打一遍客服!


“喂女士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卧槽怎么是个男的…


难道客服小姐姐已经下班了吗?


“那个…”


“您说。”


“祝你生活愉快,再见。”


然后我就怀着澎湃的心情,挂掉了电话。


那边的客服小哥可能觉着我是个神经病吧…


唉,还是乖乖打游戏吧。


二十分钟之后…


“喂您好女士,工号1024为您服务。”


“那啥…”


“请问能帮助您些什么?”


“我想找个人…”


“您说的是在游戏里找人吧?只要点击好友列表再…”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通过我的通话记录给我找一下之前是哪个客服给我沟通的?”


对方沉默了一下“可以。”


我立刻激动的坐起来“那请帮我…”


“女士,您之前的问题是游戏操作过程中闪退的问题是吗?”


我TMD…这不是重点好吗!我要找人找人!找人啊喂老兄!


“不是…我想找之前给我服务的那个客服…”


“女士…”


好好好!希望的曙光!快快快!告诉我小姐姐的联系方式!


“她已经下班了。”紧接着顿了一下“您的问题,我也能帮忙解决。”


卧槽你能解决就有鬼了!我想跟她生孩子你能解决吗!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


“大哥,我求你了,真的不能给我他的联系方式吗?”


对方顿了一会儿“女士…我们公司有规定的…”


“再见。”


“再…再见。”


估计这男客服差点给我整疯,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堂堂山支大哥,居然连自己未来对象的联系方式都搞不到…真是难受了


一难受我就想撸铁…于是别人舒舒服服的在被窝里打游戏,我特么在健身房里自虐了近四个小时。


回去的路上,我又给吃鸡客服打了电话。


“喂您好,工号3379为您服务。”


“那啥3379,你们客服之间都相互认识吗?”


“呃…大部分都认识,女士需要我为您解决什么问题吗?”


“我想要你们客服的联系方式你能满足我吗?”


“嘟嘟嘟…”


卧槽居然挂我电话!什么破客服!我又不是变态!


正当我一路上嘤嘤嘤回去的时候,被一位小姐姐拍了拍头。


“走路要看路喔。差点撞到小猫咪了。”我低头去看,一只灰白灰白的小奶猫正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对不起…”我低头朝猫咪道歉。


“噗…你真可爱。”小姐姐朝我笑了笑,但这一声轻笑唤醒了我脑袋里的记忆因子!


这特么和客服小姐姐的声音!不是一毛一样吗!


我幡然醒悟,吃鸡的公司的分部不就在成都吗?


“小姐姐!”我怕她走,一把拽住她的衣袖。


“诶~怎么啦?”卧槽妈妈就是她!你未来儿媳!我未来媳妇!


她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型,笑起来时鼻子上还有好看的小褶皱。


“你能…你能给我…给我你的”


“宣仪!你干嘛呢!大家都等着你呢!”


“诶!来啦!”然后小姐姐挣脱了我的手“有缘再见啦~”


我看着小姐姐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


哭了…




3.


“……孟美球,你能安静一会儿吗?”赖小七第四次没吃到鸡,“你看!都是因为你呜哇呜哇的!”


“呜哇呜哇呜哇…”


“……球啊,不就是个小姐姐吗?乖,不哭了啊。妈妈明天再给你找一个。”


“去你的!”我拽了一个抱枕丢她“你不会明白的!她声音可好听了!”


“啧…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啥。她客服工号总记得吧?”


“嗯…”


“让傅菁帮你问一下不就得了?她不是在吃鸡的技术部上班?”


“!!!”


“喂喂喂干嘛呢…还扭起来了!”


“小七啊我爱你!!!”


“别打我主意啊!我有紫宁了!”


白了一眼yy紫宁学姐的赖小七,我开始对明天充满希望。




于是一下课我就买了一杯奶茶和几盒小吃马不停蹄的往傅菁家赶。


“哟老美?来就来还带这么多吃的?”


“老傅!我有事情想拜托你!”


我看见傅菁喝奶茶的动作一顿,刚吸上来的珍珠又顺着吸管吨吨吨的下去。


“果然…说吧啥事。”


“就…我想向你打听个小姐姐。”


“噗…”傅菁差点一口奶喷出来“老铁,你身边好看的小姐姐难道不比我多吗?”


“不是不是…是你们公司的…”


“啥?老美…你口味什么时候这么重了!技术部的女生你也…”


“不是!!!我想要你们客服工号0126的电话号码!微信号!我想和她生孩子!可以了吗!”


“啧,现在的小孩真是不知廉耻。”对面楼的阿姨咂了一声,并关上了窗户。


“你好像太大声了…”傅菁拍拍我的肩“那我下午上班的时候帮你问一下。”


“老傅!你兄弟的命运可就掌握在你手里了啊!工号0126!记住了不!”


“知道啦…不过你别报太大希望,客服部的小姐姐肤白貌美,大多数都有对象了。”


“……那做朋友也成啊…”


“真的?”


“……”


“好啦,先问问再说吧。”




下午没课的我在忐忑不安中度过…连平时打得最爽的吃鸡游戏都玩不下去了…


于是我又给客服打了个电话…


“您好,客服0129为您服务。”


“等下等下,你是0129?”


“嗯…怎么了吗女士?”


“0126在你前面?”


“是的女士,0126现在在线上。”


“好吧…”是哪个狗崽子运气这么好…


“女士…您又没有事情?”


“?你认识我?”


“是的…您已经快成为我们公司的黑名单了。”


“……我不就找个人嘛,你们公司真的太恶毒了。”


“……再见?”


“再见!”现在的客服脾气好差!打了一会儿就要挂电话!


我还没生完气,就接到了老傅的电话。


“喂老傅!怎么样了!”


“联系方式给你发手机上了,不过人家好像是有对象的。你可别破坏人家啊。”


“……嗯。”


“不过老美,你还真是有眼光。”


“嗯?”


“的确很好看。”


“???老傅你别打人家主意啊!”


“我哪有,我说另一个…”


“哟?”


“咳…不跟你说了,挂了啊。”




4.


“孟美球小朋友,你都有联系方式了干嘛不加呢?”


“老傅说人家有对象了…”


“嗨,有对象又怎么样。”赖小七语重心长的拍拍我的肩膀“做朋友也可以啊,你看我跟紫宁。”


“你俩已经成朋友了?”


“不,她现在是我对象。”


“……你去死吧!”


我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加了客服小姐姐的微信号。


ID:奶茶是甜的


???


这是什么傻兮兮的名字啊…


我忐忑的加了好友,随后又开始后悔。还没等我后悔多久,对方就同意了申请。


【hi~】


【hi。】我回复到。


【小朋友有什么事吗?吃鸡又卡啦?】


我不禁有些脸红。


【不是不是…就是我想…和你做个朋友。】


【噗…你是不是这几天老骚扰客服来着?】


【…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你都要变成黑名单啦。】


【……】


就这样,我知道了她叫吴宣仪。


和傅菁差不多大,喜欢逛街酷爱奶茶和紫菜。


我只要有空就经常给她送几杯到公司去。


但在我们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我并没有发现她那个神秘对象的存在,我的希望不禁再一次燃起。


【岐岐~我今晚想去看毒液,我们一起去吧?】


【好。我给你买了奶茶,你下班我过来接你。】


【岐岐最好啦~】


“啧啧…你这么盛装打扮,要去约会?”


“别贫,我去找吴宣仪。”


“哦嚯,你俩还在暧昧呢?”


“去你的,人家有对象呢。”


“也是…”


但愿只是别人的一面之词吧


对象什么的…


“岐岐~”吴宣仪今天穿着褪色的破洞牛仔裤,上衣也是件单薄的长衫。在深秋的夜晚看得我都有些冷,脱下自己的牛仔外套扣在她身上。


“没关系,我不冷的~”


“吴宣仪?”


“哎哟…”吴宣仪撅了撅嘴,接过我手中热乎乎的奶茶“谢谢岐岐~”


我朝她笑笑,牵住她的手“走吧。”


看完电影的吴宣仪有些饿,我带着她去了一家烧烤小店。给她烤了个蒜蓉生蚝,放到她的盘子里。


“岐岐你为什么这么好呢?”吴宣仪支着下巴,笑眯眯的问我。


“只对你好…”话语一出,空气一时间有些尴尬。


“岐岐这么温柔的人,肯定有不少人追吧?”


“有是有。”但她们都不是你“但我还是单身就是了。”


“那为什么不谈恋爱呢?”吴宣仪咬着筷子,一双好看的眼睛盯着我。


“因为…有喜欢的人。”


“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吗?”


“大概吧…”


“那换一个不就好了吗?”吴宣仪夹了一片牛肉给我“你这么优秀,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可是…”我盯着盘里的牛肉出神。


“可是什么?”许是太久等不到我的下文,吴宣仪又问。


“可是我只喜欢她啊。”我朝她笑“要再去喜欢别人,我可做不到。”


人的心脏也就那么大,光是存着她一个人都要满溢出来了。


怎么可能还装下其他人呢?


“唉…”吴宣仪叹了口气“只会钻牛角尖的小屁孩。”




吃完宵夜已经很晚了,路上的出租车也寥寥无几。


“没关系,我走回去就好啦。这里很近的。”


“不行,太不安全了。我送你回去。”


“没事,我给我对象打个电话就好了。”


这是我们认识了五个月以来,吴宣仪第一次在我面前提她的对象。


“你…你有对象啊。”


“嗯。”吴宣仪低下头自顾自的看手机。


“那…那我就先走了。”我松开了和吴宣仪交握着的手,泪水突然不由自主的盈满眼眶。


“美岐…”


“吴宣仪,你要幸福。”我不再去看她,而是踩着风和碎叶离去。




我无疾而终的暗恋落下个落荒而逃的结局。


孟美岐,你可真是菜啊。


我刚离开没几步,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泪水模糊了视线,我擦了擦眼泪,掏出手机一看


吴宣仪?


难道是男朋友没有空接她回去吗?


“喂?”


“美岐。”


“怎么了?”我吸了吸鼻子“你对象不能来接你吗?”


“嗯,她丢下我跑了。”


“嗯?怎么会?是哪个王八蛋丢下你?我去揍她一顿。”


“噗,你回头看看。”


我回头,吴宣仪站在风中,身上还披着我的牛仔外套。她朝我笑着,神色温柔。像极了冬日里的暖阳。


“你…”


“你还要跑到哪里去?你的女朋友快冻死了。”


我突然明白了她口中的对象指的是谁。


然后以我人生中100米冲刺的速度


奔向了我的整个世界。




你们的1000福利

不要老说我耍赖

不会忘记的💙💜

👇走这里

https://changba.com/s/sJG2uUZLEvmqrx6IAFR3bA

终点

一个看完运动会之后的脑洞

恩熙说美岐是个爱哭宝宝

于是有了这样一个产物。


“岐岐喝饮料吗?”


“不喝。”


“岐岐吃辣条吗?”


“不吃。”


“岐岐吃…”


“吴宣仪。”孟美岐有些无奈的打断“你待会还要比赛,少吃点,闹肚子就不好了。”


“可是我饿啊…”吴宣仪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瘪瘪的肚子。


“听点话吧,我待会上去转播。不许吃了听到没?”


“哦…”吴宣仪抿了抿嘴唇,看着孟美岐离去。又默默的坐下来啃辣条喝饮料,全然把孟美岐的话当作耳旁风。


一会爬上去接粉丝礼物,一会逗逗身边的小姐姐,玩得好不开心。


都快要到小姐姐的微信了,身后的粉丝突然爆发出巨大的呼喊。


“孟美岐!孟美岐!”


抬眼一看,自家小年下似乎结束了转播任务,此刻正朝着这边走来。


吴宣仪刚想抬起手来打个招呼,笑容都还没加载出来,孟美岐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坐到了傅菁旁边。


吴宣仪眉头不自觉一皱,搞什么?


生气了?


吴宣仪只觉得孟美岐有些莫名其妙,坐着看了一会儿女子体操,就和自己的队友商讨战术去了。


“我们按照昨天的来跑吧?我觉得昨天那个状态不错。”


“也是,宣仪你觉得呢?”


“我没意见。”吴宣仪下意识又瞄了一眼孟美岐坐的位置,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气死。


孟美岐和傅菁抱在一起,笑得跟朵花似的。


脸色更沉了,队友还以为她只是比赛临头有些紧张,也没在意。




“诶?是不是要接力了来着?”


孟美岐抬头看了眼大屏幕,刚好扫过吴宣仪。


连忙急匆匆的收拾自己的包包,拿上水杯就往终点跑,引来了粉丝的一片尖叫。


孟美岐其实想的很简单,她要保证吴宣仪的安全,昨天看她跑步的时候心就揪得紧紧的,生怕摔了。


但愿今天也别摔吧。


镜头扫到了孟美岐原来坐的位置,只剩傅菁一个人坐在那里,见了镜头还晃晃手中的应援棒。


至于吗?连我比赛都不看了?


小心眼。


吴宣仪晃晃脑袋,把关于孟美岐的一切杂念都清空。


你不重视是吧孟美岐。那我就偏偏要拿个第一给你看。


但事与愿违,自己的队伍在交接第一棒的时候出现了失误,虽然第二棒追回来了很多,但到自己这里的时候还是慢了一点,徐梦洁的爆发力不是吹的,于是一下子就拉大了距离,吴宣仪即使有心想赢但还是难以赶上这个差距。


“小心点!”


孟美岐?


怎么可能,吴宣仪你已经跑到出现幻觉了吗?


但吴宣仪还真就调整了一下跑姿,不至于摔跤。


吴宣仪低估了自己的耳力,这还真就是孟美岐。


已经接连两人摔倒,看得孟美岐心揪得紧紧的。在看到吴宣仪拿到接力棒的那一刻更是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吴宣仪摔跤,包包都放在了地上,拳头紧紧的握着,准备第一时间的救援。


所幸的的是吴宣仪安全跑到了终点,虽然没有拿到第一,但好歹还算是没受伤。


刚打算过去抱抱姐姐,安慰安慰她。但她却一个转身走回人群中,淹没在人海中。


孟美岐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跟她冷战…


算了…没受伤就好。




吴宣仪安抚了受伤的队友之后又回到了观众席,小七立马从上面跑过来慰问。


“累不累不?大美女辛苦了~”


“还行。”吴宣仪笑着摇摇头,孟美岐还没回来。


原来,我对于你来讲真是一点都不重要啊。


广东的许梦圆也拉着自己的手慰问,“你跑得真的好快啊。”


“小彩虹才是快。”吴宣仪笑着摇摇头,这时见孟美岐笑着慢悠悠的走过来了。吴宣仪下意识避开她的视线,抓着许梦圆的手继续说话。


孟美岐见吴宣仪把自己当空气一样,有些尴尬,只得走回原来自己的位置。


“美岐你刚才去哪里了啊?”


“我去那边看啦!”孟美岐指了指那边“我在终点看的,很精彩。”


到比赛结束吴宣仪和孟美岐都没一句交流。




但两个人住的是同一间房啊,就算现在不说话回去也免不了要交流。


“宣…”


“嘭。”浴室门关上并落锁。


孟美岐有些懊恼的挠了挠头,早知道就不跟她闹小脾气了…怎么我还没生完气她就又生气


叹了口气,默默的从包里掏出紫菜,辣条和刚才偷偷买的还带有温度的奶茶。


乖乖的放在桌上,端坐着等姐姐出来。


于是吴宣仪一出来就看到小年下抱着书包乖乖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桌子上还摆了自己的爱吃的零食


吴宣仪有些哭笑不得,走过去拍拍孟美岐。


孟美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穿着浴袍的吴宣仪站在自己面前。


“去洗澡。”吴宣仪言简意赅。


“那个…宣仪你吃…”


“我不饿。”


“那你喝一点奶…”


“不想喝。”


“……”孟美岐委屈兮兮“真的不喝吗?”


“不喝。”吴宣仪拿起电吹风,坐下准备吹头发。


“我给你吹吧…”


“不用,你去洗澡吧。”吴宣仪依旧冷淡的说,面对姐姐接二连三的拒绝,孟美岐有些鼻酸。


“叮咚”吴宣仪的微信传来声音,孟美岐一瞥是个自己不认识的头像。


“是谁啊…”


“今天新交的朋友。”吴宣仪低头忙着回许梦圆消息,没注意孟美岐脸上的表情。


是不是有好看的小姐姐就不要我了…


运动会带来的疲惫和接二连三碰壁受到的委屈瞬间淹没了孟美岐。


眼泪悄悄的落下来,姐姐没朝自己的方向看,孟美岐悄悄用手抹去眼泪,但眼泪却像断了线般不停的落下来。


回完消息的吴宣仪一抬头就被哭成泪人的孟美岐吓得不轻。


“哇你怎么哭了?”急得她连忙站起来,手机掉地上了都没空管。


孟美岐丢人的把头埋在书包上,不想让姐姐看到自己哭的样子。


“美岐?怎么哭了?”


“美岐?美岐美岐?”


“岐岐,别哭了好不好?姐姐下次不跟你生气了…”


见孟美岐半天不抬起头来,吴宣仪叹了口气把孟美岐一下子圈在怀里,蹭蹭她软软的发顶“别哭啦…姐姐不生气了好不好?”


这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孟美岐更是忍不住抽泣起来。


吴宣仪没办法,只能一下一下的拍着孟美岐的背,给她顺气。


“我…我不想你吃坏肚子…耽误比赛才跟你生气的…”孟美岐哭过的嗓子有些沙哑还伴随着抽噎声。


“我知道了。”吴宣仪揉揉小年下的头“我知道岐岐是为姐姐好。”


“那你干嘛还…还要生气…”孟美岐眼泪汪汪的看着蹲下来的吴宣仪。


“那还不是你先闹的脾气?”吴宣仪有些无奈“不跟我说话就算了,连我比赛也不来看?”


“我看了的!”


“屁,我都没看见你。”


“我在终点看的!你比赛准备开始的时候我就去终点等着了!”孟·理直气壮·美岐


“是吗?我怎么没看见?”吴·不讲理·宣仪。


“肯定有粉丝拍到了的!我真的在终点看来着!我骗你我就是biki!”


“好好好,我知道了。”吴宣仪拍了拍小年下因为激动而颤抖的肩膀“那你干嘛跑到终点来看啊?”


“我…终点看比较过瘾…”


“孟美岐?”


“……我担心你。”孟美岐看着吴宣仪亮晶晶的眼睛,耳朵有些烫“我怕你受伤,所以…我就去终点接你了。”


吴宣仪对这个理由颇为满意,笑着点了点头。


“怎么不告诉我?”


“你忙着撩妹!你都不看我!”


“你不也和别人抱得紧紧的?”


“那也是你先开始的!”


“你还要跟我吵吗?”


“……不吵了。”


“乖。”吴宣仪捏了捏孟美岐的耳朵“哭得脸都红了,去洗澡吧。”


“宣仪…”


“嗯?”


“以后我们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


我真的很害怕


失去你…


“好。”吴宣仪笑着亲了亲孟美岐的额头,“岐岐臭,麻麻让你去洗澡。”


“吴宣仪!别占我便宜!”


“那姐姐让你去洗澡,快去!”


“呵,你才不是姐姐!”


“又开始皮了是吧!我不是姐姐是什么?是妹妹?”


“是…”孟美岐迅速亲了一口“是我女朋友!”然后飞般的逃进浴室。


吴宣仪看着关上的门,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是呀,是你的女朋友。




“我陪她,我说我陪她。”


所以以后无论什么比赛


也要永远在终点等着我哦。


鬼知道我写了什么…

今年最后的一次更文。

朋友没能回来。


你下辈子就做颗星星看看人间事好不好?

不要再勉强自己啦。

今天也辛苦了。

还有,我爱你。


但你没能有机会看完我的忧郁时钟

我很生气。

忧郁时钟(中)

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吴宣仪看到了我的药。


“你…不开心吗?”一双大眼睛瞧着我,我不觉有些紧张。


“嗯…”


我本以为她会像其他人一样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成绩好家境也好,我看你是闲着无聊了吧。”


但她没有。


她只是用她凉凉的掌心包裹住我的食指和中指


“没关系,我每天都很开心,我把我的开心分你一半好不好?”


她的掌心明明是凉的


可那瞬间,我却感到异常的温暖。




自从发现了我的秘密之后


吴宣仪开始了和我形影不离的日子。


上厕所一起,放学也一起。


吃饭时也都是一起。


学校的同学见到我们其中一个人都会不自觉的问另一个人的去向。


好像,我们本该就是一起的。


“美岐,你在和宣仪谈恋爱吗?”


“咳…当然没有。怎么会这么问?”


“没有啊…就是觉得你们很配。”


很配?


我看了不远处被学弟学妹围起来闹着玩的吴宣仪。


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一点都不配。


我不配。


吴宣仪这么美好的人,我配不上。




在吴宣仪的督促下,我开始坚持吃药和锻炼


但情绪崩溃时还是难以抵挡


当我发现了自残可以缓解精神上的崩溃时


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苦涩


密密麻麻的刀疤和未结痂的伤痕被我用长袖遮了起来。


大夏天的,就我一个另类










体育课,我因为身体的原因被老师特别批准不需要去上。


在教室发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情绪又不自觉涌上来。


“山支。”


吴宣仪…


……我用力的咬咬牙,从书包里拿出药瓶和水杯,准备换一个地方。


“你去哪里?”


“厕…厕所。”


“啊,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


“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


“别碰我!”我用力的推了一把吴宣仪,迅速的跑到洗手间,把药片咽下去。


可是见效似乎没有那么快,那种疼痛感再次的淹没了我。


我用头狠狠的撞上了门,一下子头晕目眩


有液体从脑袋上留下了,是温热的,鲜红的


可还是痛…我看着窗外,风很大。


跳下去…会怎么样?


不…这里是学校,不能死在这里…


孟美岐…拜托你撑住…


很快…很快就会好的…


“山支…”


吴宣仪…我回头看到她一瘸一拐的朝我走过来,眼睛里写满了担忧“你流血了…”


“不用你管!离我远点!”


她宛若听不见一般依旧朝我靠近。凉凉的手指贴上了我的额角。


“疼吗?”她的眼睛雾蒙蒙的,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不疼。”我咬着牙说。


“怎么可能不疼啊…”吴宣仪好看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来,跟我去医务室。”


“我让你别碰我!”我的眼泪混合着血液滑进眼睛里。


“听话…跟我去…”


“吴宣仪!你知不知道你很烦!”我指着她的鼻子“你这副同情的样子做给谁看!我不需要你的同情!给我滚!”


“山支…我这不是同情…你…”


“我让你滚啊!”


我分明看见了吴宣仪眼中的自己是多么的难堪,可是她还是用她雪白的袖子,和那颗雪白晶莹的心,为我擦去了额角的血渍。


“乖啊岐岐,姐姐在这呢。不哭了好不好?”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眼泪


在她怀里狠狠的哭了起来。




当然,我在满头是血在吴宣仪怀里哭得不成人样的事情在学校里迅速的传开了。


最后吴宣仪以“美岐头撞到窗户,流血了太疼了所以才哭得那么惨”作为最终解释…


于是我山支大哥的人设崩了


我多了个新的外号,叫小哭包岐岐。


当然,这个外号也只有吴宣仪敢喊。




“小哭包,今晚来我家吧。”吴宣仪摸了摸我的脑袋“我家今晚没人。”


“不用了…我怕我…”


“不许拒绝!听姐姐的。”吴宣仪不容反驳的捏了捏我的鼻子。




我这辈子最不敢忤逆两个女人,一个是我妈


另一个就是吴宣仪。


我妈我是纯怕她揍我,吴宣仪是…


她说的我都愿意去做…


我妈没说什么,应允我去,但叮嘱我千万别给人家添麻烦。


我默默的把药揣兜里,这次去就是去添麻烦的…


吴宣仪家很大,但也很空。


沙发连张垫子都没有。


“过来。”吴宣仪坐在床上朝我招招手。


我乖乖的走过去。


“把衣服脱了。”


“啊?”


太快了吧…呃?我为什么要说太快了


“听话,把衣服脱了。”吴宣仪语调温柔语气却不容置疑。


我虽然不明白她意在何为,但我还是听话的脱了我的黑色衬衫。


只剩一件内衣,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背过去。


然后一双凉凉的手环住了我的腰,我打了个激灵。


“孟美岐…”吴宣仪声音闷闷的,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在…宣仪?宣仪…你在哭吗?”


有些温热的液体从肩膀上滑落。


“宣仪…宣仪你不要哭…你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我想转过去,可吴宣仪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越看不到她我就越着急。


“宣…啊!疼…”吴宣仪在我腰间拧了一把。


“转过来!”


“哦…”我乖乖的转过去,看到她好看的大眼睛变得通红,还一抽一抽的…像只委屈的小兔子


“宣仪…”我有点心疼,想为她擦眼泪却被她暴躁的拍开手“去床上躺好!”


“啊?”


“啊个屁!去躺好!”


“哦…”我很乖的躺上吴宣仪的床,一股专属于她的味道吸进胸腔里。


甜甜的。


“嘶!宣仪…疼…”


吴宣仪手里拿着棉签,上面沾满了酒精。


粗暴的擦了一下我腰上的伤口…


“活该!”吴宣仪没好气的瞪我一眼“这里怎么弄的?”


“呃…这个…”


“说实话!”


“刀片割的…”


“这里呢?”


“……我自己咬的。”


我看见她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忍不住伸手去抚“没事,现在已经不疼了…”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吴宣仪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不这么做的话…会想死。”


会想从这里跳下去。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怕惹你烦…”


“你都不说,你怎么知道呢小哭包?”吴宣仪捏了捏我的手指“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自己面对了好不好?”


我反握住她的手“睡觉吧宣仪…”


“你还没答应我。”吴宣仪固执的要一个答案。




可是…我不自己面对


又能依靠谁呢?


“宣仪…我好累了。”我冲她摇摇头。


“哼!擦完药吃了药再睡!”


“好…”




黑夜是我最精神的时刻


但今天的吴宣仪似乎很累


很快磕上了眼睛


“宣仪?”我小声唤她


“嗯…?”软软的哼了一声


“你的脚好凉呀…是不是生病啦?”


吴宣仪的小腿贴着我的膝盖,冰凉凉的…


不像个活着的人


吴宣仪嘟着嘴摇了摇头“天生…的。”说完又朝我蹭了蹭“你好暖和…”


“我也是天生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好契合哦我们…”


“答应姐姐一件事好不好?”


“好。”


“噗…你都不问是什么事情吗?”吴宣仪被我的斩钉截铁逗笑了,发尾蹭了蹭我的脖子,有些痒。


“姐姐说的事情,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为你做,为你去死我也…”


“嘘…”吴宣仪的指尖轻轻点在我的唇上




“我不要你为我去死。”


“我要你为我活着。”


“你能做到吗?”


“孟美岐。”


“我…”


活着,这个曾经多么简单的事情在我眼前却如此艰难的事情…


吴宣仪挤进了我的怀里“姐姐怕冷,就陪着姐姐一起吧。”


“一起吗?”我蹭了蹭她的额头。


“嗯,一起。”


“好,一起。”




我曾经想死是因为,还未和你相遇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我稍稍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年少时视死如归,遇到你时


渴望长命百岁。


速打,可能还会修改。

愿每个年轻的生命都能被温柔的对待

愿你一生被爱,想要的都能拥有,得不到的都能释怀。











年少时视死如归,遇到温暖时渴望长命百岁。

你总说,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写手,总是轻而易举的把三分情写得七分真,太过虚伪。

但你可知道,一个写手最大的悲哀是

对你的十分情,提起笔来却道不出半分。

我…我要表白枝老师!吹爆对戒!❤️

那个…今晚直播有点乱啊

不然咱们把1000福利的直播改成录歌好了

你们想听什么歌啊?


理性伴侣(9)

我回归了~各位久等

“我说...”熊梓淇看了一眼正在安静看文件的吴宣仪“事情都解决完了,你还不去找你那小美人?”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吴宣仪头也不抬的反击。


“宣,你怎么就清心寡欲的跟个圣人一样呢?”熊梓淇强行把吴宣仪手中的文件取走,“你说你不对你家小美人感兴趣就罢了,偏偏我和莫涵一个大美女一个大帅哥在这里,你也看都不看的。”


“呀...肖战哥你来啦...”熊梓淇下意识转身去看,吴宣仪轻松的取走了文件。


“吴宣仪!”熊梓淇没看到熟悉的身影,心知被骗回头时手中的文件早已不翼而飞。


“嗯哼,”吴宣仪耸耸肩,“你啊,要是不做那么多亏心事也用不着害怕,对吧?”


“算了,以后啊你才知道悔啊。”熊梓淇翻了个白眼,“明天霍安请吃饭,你可要给我到场啊。不然我还真要被那个女人烦死。”


“不去,明天我有事情。”


“你别告诉我你明天要去南美收购那家破的要死的公司啊!”


“不是,我明天有约会。”


“哟嚯~莫涵你快来看看!灭绝师太说自己明天有约会!”


“我耳朵没聋...听见了。”王莫涵指尖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并没有理会熊梓淇的大呼小叫。


“这是夫妻双方必须履行的义务,促进婚后感情。”吴宣仪摆摆手,“所以你就饶了我,嗯?”


“早说嘛,行行行,陪你老婆去。”熊梓淇又继续瘫倒在沙发上:“自古英雄多寂寞。”


吴宣仪不可置否的笑了。




“姐~晚上我们吃啥呀?”傅菁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我都快饿死了…”


“这才几点你就饿了?”孟美岐翻了个白眼“我看你平时也就瘫在床上不去哪里,吃那么多小心发胖。”


“切,我不怕!”傅菁哼了一声“我才不是你那种连一片饼干的卡路里都要计较的人呢!”


“只有正确的摄入每日身体必须的热量,才不会引起发胖,也能预防一些疾病。”


“就你大道理最多!”傅菁不在意的撇撇嘴“干脆让宣仪姐姐请吃饭好了!”


孟美岐眉头一紧“你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人家?”


“没有啊~宣仪姐姐可是说要带我多多见识一下中华美食的博大精深呢,让我不用客气的~”


客套话你也信…?


孟美岐忍不住扶额,正想说话却被手机铃声打断。


果然…吴宣仪这个人说不得。


“喂?”


“晚上一起吃饭吧?”


“嗯?”


“我让你跟我一起吃饭啊笨,地址我待会发给你。”


“诶…等一下…”


“怎么了?”


瞄了一眼正看向自己的傅菁“那我叫上小菁一起可以吗?”


“不可以。”


“为什么?”这么果断的拒绝让孟美岐有些意外。


“我们两个人吃饭干嘛要叫上别人?”吴宣仪打了个哈欠“而且你都不想我的嘛?岐岐?”


“……我…”


“想我的话就给我买四季奶青,去冰加布丁。爱你哦岐岐~”


“……喝死你算了。”


“我死了你不是要守寡了嘛…”吴宣仪摸了摸鼻尖“再说了你真的舍得?”


“……舍得。”


“哼~”傲娇的哼了一声“晚上我要见到奶茶!”


“知道了…”孟美岐忍不住扶额,吴宣仪这个人简直是魔鬼,一天不喝个三四杯奶茶简直就是活不下去…而且喝了之后性格越来越奇怪了…


要说奇怪在哪里


孟美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概就是


调戏自己的时间多了些吧…


“小菁啊,晚上我去和吴…你宣仪姐姐吃饭。你…”


“知道了。”傅菁语气不太好“不会打扰你们二人世界的。”


嗯?难道刚才吴宣仪说话她听到了?


“那你晚上…”


“我去找苏哥。”傅菁勉强撑起一个笑“姐姐你就开心点过二人世界好了~”


孟美岐没再说话。


如果在吴宣仪眼里


傅菁是别人的话


那自己又算什么呢?




“啊~果然还是这家店的火锅底料好吃!”赖美云忍不住感慨。


“确实不错…”紫宁夹了一块藕片“但吃太辣容易长痘。”


“噗…”赖美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是被美岐传染了吗?说话怎么一样一样的…”


“有吗…”紫宁愣住。


“有啊。”赖美云抿了口椰奶“她平时活得跟个机器人一样,吃东西还要计算卡路里,喝个奶茶还要问店家成分,我还以为她没有感情呢。”


没有感情…


但对吴宣仪可不一样吧…


紫宁笑着摇了摇头“那不是有吴宣仪吗?”


“难说。”赖美云神情严肃的摇了摇头“美岐和宣仪学姐,两三句话说不清楚吧。”


“怎么说?”


“我跟美岐快三年室友,但从来没听过她提宣仪学姐的名字。”


“也许是之前一直在谈只是不想让人知道呢?”


“不。”赖美云摇摇头“美岐虽说是个理智的人,但她很难藏得住事情,宣仪学姐的出现其实算是个意外吧…就像突然硬挤进来的。而且她俩给我的感觉…不太像情侣…美岐之前也有跟我说过一点…”


“是吗…”紫宁若有所思。


“对。”赖美云摆摆手“不过这都是我的猜测啦,只是觉得奇怪而已,美岐可是从大一开始就立志要成为一个不婚主义者的…突然结婚让我有点不适应而已…”


是这样吗…


那到底是为什么会结婚呢…


美岐…




“岐岐岐岐~这边~”吴宣仪朝孟美岐挥挥手。


“……我看到了你不用那么夸张…”孟美岐有些无奈的看向周围的人,生怕被注意到。


“我的奶茶咧?”吴宣仪眼睛瞪的大大的,等待投喂。


“这里。”孟美岐从袋子里拿出奶茶,吴宣仪刚想伸手去拿,就被孟美岐躲开。


“干嘛!”


“吃完饭再喝。”


“可是我现在想喝!”


“吴宣仪。”


“……不给就不给!”吴宣仪自讨没趣的又坐回位置上。


“…你能不能成熟点。”孟美岐跟着坐下“跟个小孩子一样。”


“你这种是跟姐姐说话的态度?”吴宣仪支着下巴“你才是该跟个小孩子一样,装这种成熟样给谁看?”


“不是装。”孟美岐白了她一眼“吃什么?”


“我先点了我爱吃的。但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待会waiter过来的时候再…”


“我喜欢吃黑椒牛排,但只喜欢七分熟。”


“跟waiter说好了,跟我说我记不住。”


“用心可以记住的。”孟美岐说。


孟美岐一惊…我在期待什么?


吴宣仪眉头轻皱,刚想说什么,却看到孟美岐眼睛里装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


但转瞬即逝,吴宣仪抓不住


自然也就无从探究。


“今天天气真好…”孟美岐忍不住开口转移话题,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快下雨了你确定天气很好?”吴宣仪指了指窗外雾蒙蒙的天。


“……”


“好了,说正事。”吴宣仪挑挑眉,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来。


“这是什么?”孟美岐翻开一页,光年公司?


“这是我结合了你的情况分析之后检索到的最符合你现阶段条件的公司。”吴宣仪把玩着桌上的装饰“你看看满不满意,可以直接去面试。”


“不了,”孟美岐合上文件“我自己会找。”


“会找?”吴宣仪轻哧一声“上次那个德昌不就是你自己找的?这样叫会找?”


“那只是一次失误。”孟美岐说“总之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孟美岐,你又在闹什么小脾气?”吴宣仪有些不耐烦的揉了揉眉心“现成的东西摆在这里,你还自己折腾什么?”


“我没有闹小脾气,也不需要你的特别关照。我自己可以。”


我不是以前那个


总是躲在你背后


害怕巷子里流浪狗的孟美岐了


我长大了


“真是小孩子。”吴宣仪抽回资料“你自己找,找到资料就发给我。”


“吴宣仪…”


“干嘛?”


“我不是小孩子了…”


看着吴宣仪眼角下淡淡的乌青


孟美岐有些心疼


我不想做你眼中的小孩子了


我现在已经能够长出丰厚的羽翼


保护你了…


“你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吴宣仪哑然失笑,她不明白这个小鬼头在抽什么风“装什么大人?嗯?”


“你不明白的。”孟美岐笑着摇摇头“我实际上,也已经是个大人了,这些事情我可以自己处理好的。”


你不会明白的


想要站在你身边的那个梦想


想要与你并肩,保护你的那个梦想


你不会明白的…


“孟美岐。”吴宣仪叹了口气“你不用那么着急着长大,着急着想要分担别人身上的重担。”


“嗯?”孟美岐对上吴宣仪的视线。


“你才21岁,要活得像个21岁的孩子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不用那么着急的朝着成人世界里跑。”吴宣仪指尖轻轻的点在桌面上“不要活在别人的话语中,偶尔可以犯错,也可以不用每次都考第一,适当放松一下。也不要按我的方式活,做独一无二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吴宣仪…你说这些什么意思…”


“真笨。”吴宣仪笑着摇摇头“意思是,你现在可以放肆一些的生活,不要去担心太多。”


“可是…”


“你现在还没长大呢小鬼头。”吴宣仪眼角弯了弯“虽然不知道你长大之后是什么样子,但,在你长大之前,姐姐都会保护你的。明白吗?”


“你说什么…”孟美岐有些愣。


“我说,我会保护你的。”吴宣仪拍了拍孟美岐的脑袋“所以,不用担心好吗?”




孟美岐,吴宣仪她明白的

她是明白的…


你才是最不明白的那个人啊…



其实这天的天气不是特别好


但孟美岐总觉得看到了此生最温暖的阳光


“好。”






吴宣仪,你要等我。

等到我长大到真正能保护你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