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在V信漂流瓶里捞到自己的爱豆是种怎样的体验(番外2下)

此篇巨长…

需要有极大的耐心。

真的长…


“美岐你去哪里啦?我到处找你呢…”蒋申有些委屈的挽上孟美岐的手。


孟美岐突然感觉背后一凉


一回头,吴宣仪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和蒋申


“没事…就是碰到点事…”孟美岐又再次把手抽出来“那个…学姐…什么时候吃晚饭啊…”


“啊?”蒋申不明所以“你饿了吗?那我们现在出去吃吧?”


“不不不,还是和大家一起吃比较好…伯父请客…要…嗯…认真对待…”孟美岐语无伦次的说。


“美岐…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啊?”蒋申觉得孟美岐有点怪怪的…


但这种怪也说不出来…


就好像是…变回了大一那个讲话容易词穷结巴的孟美岐了…




“美岐姐姐怎么又回来了…”刘人语看到不远处正在和蒋申交谈的孟美岐。


她不是走了吗?


“某些人在这里呢,她怎么能走?”


“什么意思?你说蒋申?”刘人语不明所以。


“我说吴宣仪。”苏芮琪指指吴宣仪的方向“只要吴宣仪在,她孟美岐这辈子就都别想跑。”




成年人的饭局,尤其是中国人的饭局。


酒是必不可少的。


看着吴宣仪三杯白的下肚之后还依旧面不改色,孟美岐心里却开始担忧起来。


“美岐,你爱吃的排骨。”蒋申给孟美岐夹了一块排骨。


孟美岐皱眉,刚想开口跟蒋申说自己有洁癖,旁边的吴宣仪就给自己碗里夹了一筷子鱼肉。


“小朋友,多吃点鱼才长脑子。”吴宣仪笑得娇俏,像只撩人的猫咪。


长点脑子…是骂我没脑子吗?


孟美岐看了眼旁边的排骨,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吴宣仪夹的鱼肉。


蒋申就不太高兴了,她刚反应过来孟美岐有洁癖,本想把排骨夹回来,谁知道孟美岐把吴宣仪夹给她的鱼肉吃了。却始终不动自己这块排骨。


第四杯


第五杯


第六杯下去了


孟美岐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朝吴宣仪说“少喝点。”


“没事儿。”


“你有胃病。”


“嗯?你怎么知道的?”吴宣仪故作惊讶。


“你别管…总之你少喝点。”


“不~要~”吴宣仪答得理所当然。


“美岐…我有点累了,我们先回去吧。”蒋申扯了扯孟美岐的衣角。


“你先回去吧,我还要等人。”孟美岐一心全在吴宣仪这里,哪还有心思管蒋申。


“等谁?你说小苏吗?她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她在等我。”吴宣仪喝了酒的脸有些红,说话也带了一丝慵懒“小申,今天就先借你的女朋友当司机了。”


“宣仪姐姐?你…”


“她不是。”孟美岐摇摇头“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吗?”吴宣仪挠挠脸蛋儿“我看你们两个挺般配的呢…”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孟美岐说着站起来,“伯父,宣…小吴总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


“美岐…”蒋申抓住孟美岐的手“她有助理可以送她回去,你不用…”


“我送我老板回去,有什么问题吗?”


“老板?”


“我准备签她的公司。”孟美岐一边扶起吴宣仪一边说“抱歉了伯父,学姐,我们就先走了。”


孟美岐扶着吴宣仪走出去的背影有些熟悉。


蒋申想。


跟当初孟美岐拒绝自己之后离开时,一模一样




“乖,别动,我给你系安全带。”


“勒人…不舒服…”


“乖…马上就可以到家了。”孟美岐靠近吴宣仪,一股专属于吴宣仪的香味扑过来,孟美岐只得加快了系安全带的速度…


“咳…酒店地址给我。”


“我忘记了…”


“忘记了?那我怎么送你回去!”孟美岐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有些大声。


“你干嘛吼我!”


“我…我没…”


“你下车好了,我在车里睡一晚!”


“你…你真忘记了?”


“我骗你有冰冰奶茶喝吗!”


啧…这个人怎么喝醉了还是想着要喝冰冰奶茶


……没办法了…


先带回家吧…




“还有多久才到啊…我的jio很疼诶…”


“马上了…谁让你穿高跟鞋的…”


“高跟鞋好看!”


“好好好…”


扶着吴宣仪进了电梯,幸好这个时间段没什么人…不然明天吴宣仪酒后失仪就要上头条了。




刚进到孟美岐家里吴宣仪就一路踢了高跟鞋就往沙发上躺。


“诶…地上凉!”孟美岐没办法,提着拖鞋走过去。吴宣仪已经倒在沙发会周公了。


“吴宣仪?宣仪?”孟美岐摇了摇吴宣仪,见她没有反应,估计是睡了…


啧…这个人还真是不客气


要万一我是坏人呢?


你也不怕我把你拐了吗?


逃了这么多年的孟美岐,这次才敢重新正视自己曾经爱到骨子里的人。


吴宣仪没怎么变,眼睛笑起来还是弯弯的月牙状。时光很宽容没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痕迹。


睫毛真长啊…这是真的么?


孟美岐忍不住伸手去摸像小扇子般的睫毛。


“痒…”


孟美岐被吴宣仪这声吓得不轻,连忙抽回手。


却发现对方是在说梦话…


“想喝水…”


“好,你等一下。”孟美岐不假思索的就拿了自己的杯子,因为很少有人到家里来做客,便只备有自己的杯子,此刻小孟同学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洁癖这一回事。


喂完吴宣仪喝水,吴宣仪半睁开眼瞥了眼杯子


“好丑。”


……您老喝醉了还有心思吐槽呢?


“这里是哪里?”


“我家…”


“你是谁?”


……您心真大,不知道我是谁还敢跟着我回来


“我是孟美岐。”


“孟美岐…?”吴宣仪睡眼惺忪的抓住孟美岐的手“哪个孟美岐?”


“孟子的孟,美人的美,山支岐的岐。”孟美岐耐心给她解释到。


“好长啊这个名字…”


……


“乖,去睡觉了。”


“去哪里睡…”


“去床上啊。”


“在这里不行嘛…”专有的小奶音让孟美岐心一颤。


吴宣仪你这个引人犯罪的家伙…


“乖,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去床上睡好不好?”孟美岐卯足了耐心哄吴宣仪小朋友睡觉。


“可是我走不动…好困…”吴宣仪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那我抱你去?”孟美岐咽了口口水,没得到吴宣仪的回应。


只是抱上床…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孟美岐轻松的抱起吴宣仪


这个人怎么这么轻…这是一副骨架吧…


你说你吃这么多肉,喝那么多冰冰奶茶


肉都长到哪了啊傻瓜…


折腾了一会儿可算是把吴宣仪塞进了被窝,小心的给她卸完妆,孟美岐已是累到不行。


biki这时候蹭到了孟美岐的脚边。


“乖啊biki,姐姐在睡觉呢。来,妈妈抱你出去啊…”


“你要去哪里…”


“啊…啊…我…你醒了吗?”


“热…”


孟美岐已经换上了睡衣,吴宣仪却还是被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吴宣仪说着说着便想脱衣服


“诶诶诶,你里边穿没穿啊!别脱…”孟美岐无奈了,吴宣仪衬衫里果然除了内衣之外什么都没穿…


孟美岐无奈的翻出了自己的一件长T恤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鼓捣完吴宣仪之后,孟美岐真的累了。


累得想倒头就睡了,还是坚持爬到了沙发上给自己盖了床被子。


“晚安biki。”在biki脑袋上亲了一口。


“还有你…晚安,吴宣仪…”




孟美岐醒来的时候,吴宣仪已经不在了。


床被理得整洁,睡衣也被整齐的叠在床头


昨日的一切,好似从未发生过般。


不过…也好。


就当你没来过我的生命里吧。


但过了一会儿孟美岐发现,biki不见了。


她找遍了床底,橱柜,空的快递盒都没找到biki的身影。


难道是吴宣仪走到时候biki跟着出去了?


孟美岐正要回房换衣服出去找biki,大门却被打开。


biki首当其冲扑到了孟美岐的脚边。


平时会宠溺的把biki抱起来的孟美岐此刻却呆在了原地。


因为吴宣仪宛若仙子般站在她的面前,眼睛笑得弯弯的,嘴角也扬成好看的弧度。


仙子甜甜的说。


“早上好啊,美岐。”




孟美岐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念得那么好听,也许是吴宣仪喝了太多奶茶的缘故,说出来的话也总是带了甜甜的奶泡的。


这也是孟美岐第一次穿过屏幕,真实的触碰到眼前的这个人。


吴宣仪的精神状态好到根本就不像一个醉过酒的人…


“你看着我干嘛?看着我能吃饱吗?”吴宣仪支着下巴看孟美岐。


能啊…你不知道你秀色可餐吗?


当然,这种话孟美岐只敢在心里嘀咕…


“那个…昨天…”


“先吃饭。”吴宣仪冲她摇摇头。


……你到底是什么仙女


摇头都这么好看…


孟美岐埋头往嘴里塞粥,皮蛋恰好的融在粥里,味道极佳。


“你什么时候来上班?”


“噗…”一口粥呛喉咙。


“你慢点!”吴宣仪为孟美岐顺顺气,看着孟美岐圆圆的脑袋忍不住伸手揉揉。


“咳…咳咳…上什么班?”孟美岐好不容易顺透了气,问吴宣仪。


“你不是说要签我公司吗?本来这种事情是要跟老板当面谈的,但恰好,我就是老板啊。”


“嗯…昨天那是乱说的…”


“可是我是真的想签你。”吴宣仪认真的说。


“那个…”


“我叫吴宣仪。”


“咳…我已经有工作了…而且不打算成为艺人。”孟美岐摆摆手“我对艺人没兴趣…”


“那挺可惜。”吴宣仪拿出手机“你的小女友今天还给我发消息说让我好好带你。”


“她不是我女朋友…”孟美岐皱起好看的眉“你别误会了。”


“不是我误会…她昨天在我面前说,你是她未来对象。所以我才认为…”




【美岐,这是什么啊?】


【这个…是我未来对象。】


太多的回忆被牵扯出来,孟美岐用力闭了闭眼。


“我和蒋学姐只是普通的学姐学妹关系。并且以后也不会…有任何发展。”


“噗…你干嘛跟我报备这么多?”


因为我怕你误会…


孟美岐却又惊醒


我为什么会怕吴宣仪误会?


该死的…孟美岐你不会还在期待…


“吴小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叫我什么?”


“吴小姐下次还是少喝一点酒,不然被有心人带回家可不好。”孟美岐平淡的说“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的。”


“小鬼。”吴宣仪突然笑了“姐姐是艺人,走过的弯路和见过的人和事比你多得多了,这个不用你操心。”


“那便好。吴小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慢走不送了。”


“也好。”吴宣仪耸耸肩,站起身来要离开,却又停下,拿出黄色小鸟的钥匙扣,放在孟美岐的餐桌上。


“这个不是我的,看你挺喜欢的,送你了。”


“不用了…我不喜欢这…”


“不客气。”吴宣仪说完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孟美岐家,门关上的时候还格外大声。


吓得孟美岐缩了缩脖子…大清早脾气怎么那么差


拿起桌上的翠翠,整个钥匙扣被磨得光滑。想必是经常被人握在手里。


跟自己当年丢掉的那只好像啊…


不会这么巧吧…


孟美岐摸了摸翠翠的脚掌心,一个字母M…


应该不可能吧…可能是W也说不定呢…




蒋氏的周年庆举办得十分成功,孟美岐出色的表演更是一瞬间俘获了一票粉丝。


“美岐…你今晚真是太棒了。”蒋申由衷的夸赞道“我都快移不开眼了。”


“没给学姐丢脸就好。”孟美岐不在意的朝蒋申笑笑,目光却开始寻起其他人来。


“学姐看见苏芮琪了吗?”


“啊…刚才看到她和宣仪姐姐在一起说话。”蒋申四下看了看,指了一个方向“喏,在那边呢。”


刘人语和苏芮琪般配的站在一起,好像是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逗得吴宣仪笑个不停。


果然…


我这种木头,永远都学不会逗你开心吧


“美岐…你怎么了?”


“没事…想到点事情而已。”


“美岐…我们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


你也该考虑好了吧…


“我…抱歉蒋申学姐…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


孟美岐难为情的挠挠头“你很好,你没什么问题,是我的问题。你也知道…我心里的那个人…我原本以为我放下了,忘记了。但可能是之前我种下她的时候太认真,太用力。”孟美岐指着自己的胸口“她在这里生根了,发芽了。无论我怎样努力去掐灭嫩芽,根却依旧深深的植根在这里。想要彻底毁掉,除非我整颗心脏都不要了,否则我…别无他法呢。”


爱吴宣仪,仿佛已经成了孟美岐的某种本能


不需要思考,不需要理由。


只要孟美岐的心脏跳动一天,就会去深爱吴宣仪每一天。


在这场孟美岐与自己的博弈之中,孟美岐最终还是输得一塌糊涂,她输给了吴宣仪,输给了自己。


她没法去爱别人,也没办法去不爱她。


就算她知道蒋申千般万般好,大脑再怎么理智分析过自己与她的相容性。


她的本能却还是能轻而易举的攻破所有用理智搭起的围墙。


就算她这些年骗自己


拼命想要摆脱吴宣仪也好


看见Alice酒吧在招人的时候还是会义无反顾的走进去。只因为吴宣仪提过这部电影。


一个星期还是会喝两杯奶茶,只因为吴宣仪酷爱奶茶。


原本只喝苦咖啡,却还是会尝试加很多颗糖的滋味,只因为吴宣仪嗜甜。


连笑起来的时候,嘴角的弧度都会不自觉的像吴宣仪靠拢。


孟美岐想要不爱吴宣仪,太难了。


“真是败给了你了孟美岐…”蒋申无奈的苦笑,但多年的游学经历已经让她学会了不外露太多的情绪。“那你喜欢的那个人,知道你这么喜欢她吗?”


“不知道…”孟美岐摸了摸鼻子,朝着吴宣仪那个方向瞥了一眼“我们之间…距离太远了。不是我能追逐得了的。”


“那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嗯?”


“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蒋申笑着指指自己“你看我,虽然被你拒绝那么多次,但至少不遗憾啊。美岐,你不去告诉她,她怎么知道呢?又怎么会有可能呢?”


“可是…”


“没有可是,美岐,就算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去试试吧,如果不行,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好吗?”


“学姐…”


“美岐啊,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学姐,我知道了。”孟美岐笑着点头“谢谢你喜欢我。也希望,你未来能遇见更好的人。”


“那美岐,你可以抱抱我吗?”


孟美岐这次没有犹豫,直直的把蒋申抱在怀里


像是宣告自己青春时代的终结。




“老苏,吴宣仪呢?”孟美岐有些诧异,这才几分钟的时间,人就不见了。


“签了肉肉之后就走啦。”苏芮琪耸耸肩“怎么?你开窍啦?”


“不是…我有东西想还给她。”孟美岐攥紧兜里的翠翠“她怎么走那么快…”


“可能想早点回去休息吧…”


“美岐姐姐,你今晚真的太棒了。”刘人语端了两杯酒过来“不当艺人真的太可惜啦…”


“你少喝点。”苏芮琪把两杯香槟喝去大半,只剩一小口给刘人语。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喝点酒还是可以的。”


“你喝多了喜欢说梦话,还发酒疯,我可不想照顾你一晚上。”


“苏芮琪!”


“人语啊…你怎么会看上苏芮琪嘴巴这么欠的人?”孟美岐忍不住吐槽。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啊!管好你自己吧孟美岐!”


乌鸦…像写字台?


【答应我,这句话不要上网去搜是什么意思,一定要亲自去看完电影再给我你的感受知道吗?】


【好。】


“这句话什么意思?”


“哪句?”


“乌鸦像写字台…”


“这句啊…你不看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吗?你个土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喜欢你,不需要理由。”




孟美岐的脑子像电影慢灯片一样回放。


好像突然间明白了


吴宣仪明明那么有钱,却还是要自己帮着买奶茶


吴宣仪明明忙到要命,却还是会抽时间和自己聊天。


她为什么喜欢听自己唱歌。


为什么要自己哄睡觉…


这一切的一切不合理


此刻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因为她喜欢你啊…


她喜欢孟美岐啊…


“苏芮琪,你有吴宣仪电话吗?”


“没有,但有一张名片…你要干嘛?”


“去找她。”


“什么?”


“我说,我要去找她。”




可无论孟美岐怎么拨那个号码,机械的女声一直重复着无人接听。


“豆子…你看见你们老板了吗?”


“老板?好像回去了吧。”李子璇指了指大门“我看见她出去了。”


“谢谢你。”


孟美岐跑得飞快,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秋天,自己奋不顾身的奔向吴宣仪。


只是当时的自己被现实打得遍体鳞伤…


但这次不会了


吴宣仪,这次就算遍体鳞伤,我也要走向你




孟美岐在停车场找到了吴宣仪,副驾驶的门打开着,吴宣仪靠在里面,眉头紧锁着…


孟美岐尽量把脚步放轻,却还是在离吴宣仪还有半米的距离时,把吴宣仪吵醒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吴宣仪被酒浸过的嗓子有些沙哑。


“我…我来找你的。”


“找我?”吴宣仪抿嘴笑笑“不怕你的小女友吃醋吗?”


“我说了我和她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还抱在一起?”


原来…你看见了啊…


不过没关系,正好。


“你吃醋?”


“什么?”吴宣仪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我吃谁的醋?蒋申吗?”


“我啊。”


“呵…我又不认识你。”吴宣仪哼了一声“小鬼,没事就赶紧走,别打扰姐姐休息。”


“你不舒服吗?”孟美岐的眉头瞬间皱成一团“是不是胃又不舒服了?带牛奶了吗?”


“孟美岐!”吴宣仪拽着真皮坐垫的手泛出了青筋“我命令你,从我眼前消失。”


“不要。”孟美岐自顾自的跑到车后面,从后备箱里翻出了几盒牛奶,跑到前面把吸管给吴宣仪插好“喏,喝吧。”


见吴宣仪不动,孟美岐叹口气。


“你瞪我也没用,你的胃也不会好。”孟美岐又把牛奶递过去了点“喝吧…再不喝我喂你了啊?”


吴宣仪白她一眼,不情不愿的接过牛奶喝了起来。


“你还挺听话的,有胃病喝酒前就要多喝牛奶。”


“……”


“你饿不饿?要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吗?”


“……”


“你累不累?不然…”


“你好吵。”


“……那我不吵了。”孟美岐打开副驾驶的车窗,把吴宣仪的脚挪进去之后,把门关上,整个人靠在窗边看吴宣仪。


吴宣仪被看得心里发毛“你看我干什么…”


“你好看啊…好看还不让人看啊?”


吴宣仪一时间无言以对。


“现在胃好点了吗?”


“好点了…小鬼你到底还有什么事?”


“吴宣仪…”


“干嘛?”


“你的名字好好听…我想多念几遍…”


“……你没吃药吗今天?”


“我吃了,所以才敢来见你的。”孟美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吴宣仪…那个微信…”


“我不用微信。”吴宣仪冷漠的打断。


“我也不用…”孟美岐深吸一口气“吴宣仪,我喜欢你。”


“哦,所以呢?”


“我为我过去所对你造成的伤害道歉。对不起吴宣仪,我过去不该对你说那些话…也不应该删除好友…吴…”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吴宣仪不在意的说“我早就忘了。”


“是么…”孟美岐笑了“那也没关系,只要你能知道我喜欢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呵…我知道了有什么意义吗?”


“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


“孟美岐,你来得太晚了。”吴宣仪摇摇头“你迟了整整五年。”


“对不起…”


“我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了孟美岐,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任何可能。你我之间永远横跨着一个跨不过去的鸿沟不是吗?就像我是爱豆,而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粉丝。我不会对你的生活有任何的好奇,你也不能完全理解我的生活。我相信你之前看到了吧,你与我的不同。我承认,我之前的确喜欢过你,但现在看起来未免太过于可笑。两个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接触的人…该如何谈喜欢,谈生活呢?”


“所以…我的喜欢…对于你来讲…很可笑是吗?”


“是。而且还很幼稚,我以为你成长到这个年纪了,多少能明白这些,所以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来。”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什么?”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吴宣仪。”孟美岐把手伸进去捉吴宣仪的手“因为孟美岐喜欢吴宣仪,所以她来了,不需要任何理由。”


“你看了电影了?”


“很遗憾,还没有。”孟美岐紧握住吴宣仪想要逃蹿的手“只是我希望,能有人陪我一起看。”


“你做梦吧…我不会陪你看的。”


“吴宣仪…”


“干嘛啊!”


“我爱你。”


“孟美岐你疯了吗!”


“嗯,从认识你那天起。我就疯得不轻。”


“你还真是像疯帽子…”


“那你愿意做我的Alice吗?”


“那你知道电影里他们最后没在一起吗?”


“你忘记你之前说了什么吗?”


“什么?”


“你说,不要做后悔的事情。要珍惜身边的人和事。”孟美岐从兜里掏出翠翠“吴宣仪,我很珍惜你的,我相信你也是吧。”


“……倔死了。”


“像你。”


“哪里像我!”吴宣仪掰开孟美岐的手。


“吴宣仪。”


“嗯?”


“我可以抱抱你吗?”


“不可以。”


“为什么?”孟美岐的眉毛瞬间耷拉下来。


果然…还是我赌输了吗…


“抱了别的女人还想抱我?”吴宣仪捏了捏孟美岐的鼻子“这世界上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那我可以亲亲你吗?我没有亲过别的女人。”


“去死吧你。”




虽然故事的最终,我们都可能会像疯帽子和爱丽丝那样错过。


但你若不告诉对方,乌鸦和写字台的谜底。


又怎会知道


故事的结局会往哪个方面发展呢?


那个执笔写故事的人,其实从头到尾


都是你自己。




可能写到这里你们还是有点慌。


那我再加一句。


孟美岐从此和吴宣仪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完结撒花。

评论(31)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