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理性伴侣(2)

“喂喂喂,你们看那个女人,好漂亮!”


“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好像是吴宣仪学姐!”


“啊?吴宣仪学姐?好像真的是啊。”


吴宣仪对着学校门口的学生们的议论充耳不闻,耐心的盯着学校门口。


“正好下午没课,小七,我们出去海吃一顿吧。”苏芮琪在两人面前晃来晃去。


“不了,下午在一个公司有面试。”赖美云揉了揉酸胀的眼睛。


“那老美...”


“我没空。”


“哦...”苏芮琪一脸怯怯的表情,大冰山真冷啊。


“美岐啊,那是不是...吴宣仪?”赖美云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挂着淡淡笑容的女人,除了吴宣仪还有谁有这功力,一个微笑就把所有人迷得神魂颠倒。


孟美岐顺着赖美云的目光,恰好对上了吴宣仪的视线,吴宣仪笑着走了过来。


“诶诶,她走过来了诶。”


“啊啊啊,她在看我吗?”


“怎么可能看你,有病。”


“美岐,”吴宣仪笑着走过去,伸出修长的手,“要和我一起去吃饭吗?”


“什么鬼?!”


“孟美岐???”


“她们在交往吗?”


“呃...那个宣仪学姐,我们还有事就...就先走了啊!”赖美云反应不愧是最快的一个,拉着犯花痴的苏芮琪跑了,为了避免陷入到一场腥风血雨之中。


孟美岐感受到周围的目光,眉头皱了皱。有些僵硬的牵住了吴宣仪的手。


“美岐想吃什么?”吴宣仪牵着孟美岐的手笑意盈盈的问,好像两人真的是热恋的情侣一般。


“你故意的?”孟美岐实在想不出来今天吴宣仪为何如此反常,平时你不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死人样吗?


“对啊...你要提前适应众人的目光才行,不然我们怎么演下去呢?”吴宣仪贴着孟美岐的耳廓说,在其他人看起来就像是热恋的情侣正说着悄悄话。


“吴宣仪,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会演戏的。”孟美岐熊熊的战斗火焰被激发,吴宣仪笑着说,“好啊,就让我看看你的演技吧,孟演员。”


孟美岐挑挑眉,我可是有上过表演课的。随即抽出了和吴宣仪紧握的右手,变成双手缠上吴宣仪的左臂。


“嗯...我们去吃寿司吧,我知道有一家店。”孟美岐抬起头冲着高她小半个头的吴宣仪笑着说,“隔壁还是一家冰淇淋店,有你喜欢的抹茶口味哦。”


吴宣仪眼皮跳了跳,“那我们走吧。”等渐渐远离人群,吴宣仪才问:“喂,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抹茶?”


“猜的咯,我记得每次伯母出去买冰淇淋,巧克力草莓绿豆轮流换着买,唯一固定的就是抹茶。”孟美岐得意的挑挑眉,“难道我猜得不对吗?”


“行了,现在人很少你的手可以松开点,很热。”吴宣仪有些不满孟美岐的得意,挥了挥手让她别那么认真演,孟美岐的手却越发缠得紧了。


“这样可不行呐,现在才四月份你就受不了了,等到六七月酷暑的时候我们还怎么演?没想到你这么不敬业哦?”孟美岐有些嘲讽的说,“我还以为,吴宣仪你,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呢。”


“让孟小姐失望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吴宣仪面无表情的回击。


什么嘛...没意思,孟美岐撇撇嘴,松开了手。


吴宣仪微微挑眉,笑意染上了嘴角,“媳妇儿你,怎么不继续牵了?”


孟美岐蹭的一下脸就红了,这人是精神分裂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


而且明明是我比较攻好不好!


两人到了寿司店门口,孟美岐主动的指了指寿司店旁边的店:“要现在吃吗?”


“不了,怕拉肚子。”吴宣仪摆摆手,孟美岐眉头一紧,这人竟然嫌弃我推荐的店吗?吴宣仪,你真是好样的。孟美岐径直走进寿司店,也不管身后吴宣仪的死活。然而我们一心专注在食物上的吴小姐显然没发现身边人的不满,乖乖的点了两份寿司也坐了下来。


“我要选戒指,你抽出个时间来。”吴宣仪看着低头摆弄手机的孟美岐有些不满,这女人是把她当成空气了么?呵,不愧是目中无人的山支大哥。


“我这几天都没空。”孟美岐头也不抬的说。


“我没在问你有没有空,”吴宣仪敲敲桌面“我是让你抽出个时间来。懂么?”


喔唷?吴宣仪你还真是蛮横高傲得无礼啊,孟美岐也毫不认输的回击道:“我也说了我没空,抽不出时间。懂么?”


这下换吴宣仪愣了,她这才回过神来,对面的这个人是孟美岐,不是她的为她办事的属下。有些懊恼的敲了敲头,“抱歉...我失态了。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呢?”


孟美岐狐疑的抬起头来看吴宣仪,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精神分裂吧?变脸这么快?


“吴宣仪?”


“嗯?”


“你...没病吧?”


“噗。”吴宣仪差点把刚送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唇。


“怎么这么问?”


“就是觉得...你有点奇怪。”孟美岐斟酌了一番说。


“…这几天睡眠质量不太好。”吴宣仪恢复了一贯的优雅,淡淡的说。


“噢...那就好。”还以为刚结婚就要马上离了呢。


“那么...岐岐,什么时候有空呢?”吴宣仪淡淡的笑着,孟美岐又一次不争气的脸红了,这个人的笑容还真是不能忽视啊...


“咳...下午有空。”


“好,那下午我们去挑戒指。晚上跟我回家吃饭?”


“今晚?”


“怎么,有约吗?”


“没有...”会不会太快了?


“明后天也可以。”吴宣仪像是看出了她的疑虑,善解人意的说。


“不,就今晚吧。”拖拖拉拉可不是她孟美岐的性格。


“不用勉强的。”你干嘛又这么笑!谁需要你的善解人意啊!


“我今晚...有空的。”


吴宣仪的眉头跳了跳,孟美岐没看到只在细细想到底该准备些什么。


两人最终还是挑了两对戒指,一对是带钻的Tiffany,另一对是不知名品牌的简约戒指,只有一颗细细的小钻石。


“婚礼安排在明年上半年,现场什么的我会找人布置的,这点你就不用操心了。”


孟美岐翻了个白眼,我也没打算操心好吗?


“至于婚纱...还是要你亲自去一趟,量好尺寸我在法国让人给你订做一套。”吴宣仪一边开车一边和孟美岐说着话。


“嗯。”


“你怎么了?紧张?”吴宣仪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没...”怎么可能不紧张啊?可是你父母啊!我相处了二十多年的伯父伯母啊!竟然就变成了岳父岳母?


“别怕,我在这呢。”吴宣仪抽出一只手去,握住了孟美岐的左手,“我们一起,好吗?”


“嗯...”孟美岐看着吴宣仪的侧脸,这个人,可以相信的吧…


猜猜谁攻谁受啦


评论(35)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