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忧郁时钟(上)

这篇…太压抑太难写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忧郁岐X治愈选

呼吁大家多多关注身边的抑郁症患者

如果你一个平时很开朗的朋友对你说她有抑郁症,不要觉得她是在开玩笑,很有可能是真的。



“岐岐,今天好些了吗?”


“嗯。”我轻声应允。


“那可以去学校的吧?”理了理我的书包“要妈妈送你吗?”


“不用了。”




“美岐!你终于来学校啦?”赖美云亲昵的挽住我的手“你病好些了吗?”


“大概吧…”


好了吗?


会好吗?


大概吧。


“看起来脸色还是不太好啊…”赖美云拍拍我的肩膀“不过没关系,能来上学已经很不错了。慢慢恢复吧。”


“嗯。”


我是孟美岐,高二三班的班长。


成绩优异,待人有礼,尊敬师长。


这是人们给我贴的标签。


在人们眼中,我是个别人家的孩子。


但我有个缺点,身体不好。


经常一病就躺几个星期。


人们对于我经常生病的原因


归咎于用脑过度,物极必反。


我想也是吧。


在还没诊断出问题之前


我也是这么想的。




“同学,你这是重度抑郁啊…”医生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怎么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家人呢?”


“出差。”我看着医生潦草的字迹“我需要吃什么药吗?”


我从医院拿了两瓶药回家,装在书包里,不让人看见的那种。


说实话,我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并没有任何起伏。


是的吧,其实在发现自己开心不起来的那一刻,可能就已经预示到了吧…




我开始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身体声嘶力竭的朝我的脑袋哭喊。


哭得我好烦…


我看着窗外


曾经令我害怕的地方变成了我的向往


跳下去,是不是一切就都结束了呢?


身体就不会痛了吧,就不会再难受了吧。


可我这该死的自制力和良心。


孟美岐,你跳下去,你的父母怎么办?


你的朋友又怎么办?


是吧,做人不能太自私。




可是我真的好疼啊…


有没有谁可以帮帮我?


推我一把,让我离开,好不好?




“美岐,听老师说我们班会来一位新同学。”赖美云对我勾勾手“听说还很好看哦。”


“是吗…”


我忙着逗我自己开心就够累了,哪还有时间管别人。


一阵寒暄,我不得不扯动我僵硬的嘴角肌肉跟他们一一问好,装作我还很正常的样子。


之后的时间里,我就开始放空。


因为成绩好的关系,老师都对我睁只眼闭只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一直空空如也的左边坐了个人。


“你好,我叫吴宣仪。”女孩的嘴角扬得高高的,眼睛眯成好看的弧度。


我朝她点点头,想说话却发现身体累得要命,连嘴都张不开,只得作罢。


“你叫什么名字啊?”这个叫吴宣仪的女孩凑近了些,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的奶茶香。


我朝她摇摇头,趴在了桌子上。


抱歉啊小姐姐,我真的很累。


“你不舒服吗?”


嗯,很不舒服。


你能不能


捅我,或者闭嘴?


“同学,班长身体不好。这才刚恢复呢…”


“啊…对不起哦。”我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扑在耳边“你好好休息,我不吵你了。”




但身边的热源好像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原来,在我发呆的时候,她已经成了我的同桌了。我对班主任的这个安排很不满,但却又没有丝毫的力气去找她。


但吴宣仪这个人情商还不错,每经过一个老师问我怎么了,她都会帮我回答。


省去了我很多力气。




“放学啦,你不回家吗?”吴宣仪问我。


我没动弹,想等人走完之后再拖着我这副累赘的躯壳回去。


教室里静悄悄的,我才默默抬起头。


“你醒啦?”吴宣仪朝我笑得开心“我们一起回家吧?”


好烦…


我抄起空空的书包,慢悠悠的站起来准备离开


“诶!数学作业你没带!明天要检查的!”她拽住我的书包,可能是我没使劲,或者是她太用力,我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吴宣仪连忙蹲下来想扶我起来“你没事吧?受伤了吗?”


我摇摇头,她拉了我起来,掌心冰冰凉凉的。


是尸体吗?


她捡起了我的书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这不是在动吗?怎么可能是尸体


倒是你自己,才是尸体吧。




“你没摔伤哪里吧?”


“嗯。”天色晚了,我终于能吐出几个音节。


该开心才对。


“啊…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吴宣仪不好意思的摸摸头“你会说话的对吧?”


我也希望我自己是个哑巴,小可爱。


“嗯。”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孟美岐,岐是山支岐,你可以叫我山支大哥。”


哇我居然能说这么多话,孟美岐你好棒啊!


嘴角不自觉扬了一下。


“山支,你笑起来真好看。”吴宣仪眼睛又笑得弯弯的了。


你笑起来才好看。


像天使一样。


一路上,吴宣仪都一直在跟我说话,但大多是她自言自语,我只能回复她几个能用单音节回答的问题。


然后我惊奇的发现,她家就在隔壁的一个单元。甚至和我家是同一楼层。


“哇我们住那么近喔!”吴宣仪有些兴奋“那以后我骑车载你上下学好不好?”


嗯?


不好


我不想去学校。


“好。”


孟美岐你现在可以从十六楼跳下去了


我说真的。




“岐岐,我听老师说你最近状态有点不太好。”我妈颇为严肃的看着我“身体还没好完?”


“大概…”


“你自己私下也要看点书,别让成绩落下了知道吗?“


“嗯…”


“你要理解妈妈,都是为了你好。知道吗?”


靠…好疼。


“妈我吃饱了。”我头也不回的冲回房间。




黑暗,那头巨兽又再次的出来猎食了。


它直接咬得我喘不过气来


皮肉绽开,血肉模糊


“疼…”我狠狠的咬住自己的手腕


但还是抑制不住的流出眼泪


哭什么呢孟美岐


你他妈到底在哭什么!


停下来!


给我停下来!


那一刻我才明白,无论我再怎么呼喊


都不会有人来救我。


我的世界孤立无援


呵,但我没资格对谁生气。


错的不是世界,只是我一人。


哭得累了,好歹也算是停了下来。


右手腕上已经被咬出了血,还在隐隐作痛。


被自己咬会不会得狂犬病啊?


草率的处理完伤口,我又试着逗自己开心


现在高兴居然是我最美满和最奢望的一件事情


躺下时,那种感觉又再次袭来。


吞了两颗安眠药。


睡着吧,明天醒不来就更好了。




很可惜,我还是醒来了。


“早啊山支!”


真是个元气少女…


“早。”吃了药的我今天状态还算不错。


“我来载你上学!”吴宣仪开心的拍了拍她自行车的后座垫“但是我技术不太好…你可别笑我。”


“不会。”


你也要我笑得出来才行啊吴宣仪。


果然,看着很瘦力气也不会大到哪里去


自行车摇摇晃晃的。


“呼~我都好久没载人啦~”


“重吗?”


“还好~”吴宣仪笑着晃晃脑袋“你一般早餐吃什么呀?”


“我不吃早餐。”


吃起来没有味道的东西,为何还要吃?


“那怎么行?”吴宣仪说话声音提高了些,自行车更晃了。


“不吃早餐会长不高的!”


“我的骨骼已经闭合了,吃也不会长了。”


“是这样吗?但是我奶奶说只有到二十多岁才会长停啊。”


“…每个人都不一样。”


就像你是正常人


而我不是。




吴宣仪很优秀,很温柔,很开朗。


班上的同学都很喜欢她。


也许人们看到美好的东西都忍不住要靠近


我也不例外。


但我不能。


即使她离我那么的近


我跟她之前却又好像离得那么远。


我像是一台坏掉的机器。


而我所剩下的所有能力,都用来等死了。


tbc

看反响,没人喜欢就删。

提前祝岐岐生日快乐!

评论(20)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