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理性伴侣(6)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健步如飞,转眼间就是孟美岐21岁的生日了。然而她本人是不太希望生日到来的,她觉得自己已经过了期盼收礼物的年纪,她最大的愿望估计就是能赶紧追上吴宣仪吧。


但这可不代表她的亲朋好友也这么想。


“苏芮琪!气球怎么只有20个?!还有一个去哪了!”


“额?我数过了明明是21个啊。”苏芮琪有些慌张的挠了挠头,要知道刘人语发起脾气来可不是哄哄就能过去的。


“难道会长腿跑吗?”刘人语因为激动差点一个从凳子上摔下来。


“人语啊…别生气别生气。待会让小苏出门买香槟的时候再买一个回来不就成了吗?或者等郭老师和小七过来的时候顺便买过来就好了。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紫宁不紧不慢的说,温暖柔和的语调恰恰能安抚刘人语躁动的心。


“紫宁姐姐啊,也就属你最会护着这个冒失鬼。”刘人语瞪了一眼缩在一旁的苏芮琪,苏芮琪感激的冲紫宁抛了个么么哒。


“和气生财。”紫宁耸耸肩,“小苏,你去看看郭老师她们过来了没有?”


“是!”苏芮琪巴不得溜之大吉,连忙应了下来就冲楼下了。


“啊…对了!”刘人语挪到紫宁旁边,拽住她的衣角“紫宁姐姐,宣仪学姐也会来吗?”


“小七说给她打了电话,但是现在人好像是在国外出差吧…”


“啊?怎么能这样…”刘人语失望的低下头“本来还以为能见到本尊呢…”


“怎么?”紫宁把彩胶贴好“她是你偶像?”


“对呀!C大的传奇人物诶!”刘人语激动的点点头“而且听说长得很好看!可以当明星那种!”


“我倒是有一面之缘…”紫宁若有所思的说“长得的确很漂亮…”


“诶?宣仪学姐来过学校吗?!”


“对啊,在美岐比赛的那天,你那段时间刚好在北京比赛吧…”


“啊…怎么可以这样…”


看着刘人语失落的碎碎念,紫宁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连自己女朋友生日都不陪着过的人


值得依赖吗?




“喂?”孟美岐揉了揉疲惫的双眼。


“是我。”沙哑的声线让孟美岐一下子就听出了本尊的状态现在并不怎么好。


“吴宣仪?”


“嗯。”


“怎么了吗?”孟美岐问得有些小心翼翼,回想起来自己已经差不多快半个月没见到她了,现在她打电话来有时有什么事呢?


“咳...给你买了...咳礼物。”吴宣仪状态的确不怎么好,前几天就有些小感冒,因为墨尔本温差变化太大,所以感冒才更加重了些。


“礼物?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孟美岐有些诧异,吴宣仪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清居然会记得我的生日?


“你朋友...咳...有打电话给我。”吴宣仪勉强说完一句话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别说话了。”孟美岐听着吴宣仪快要把肺咳出来的样子,有些心疼。


不过我们小吴总似乎并没有听出来孟美岐的心疼,她反射性的认为孟美岐是在不耐烦,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


“那我挂了。”


“嗯,你好好...”休息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孟美岐哪里受过这样的气,生气的在心里诅咒了吴宣仪几百次,但又想起她那残破不堪的嗓子才又消了消气。


“美岐!生日快乐!!!”孟美岐虽说心里有一定准备,但看到这么多人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很久不见的刘人语时格外亲切。


“Surprise!”傅菁从身后抱住了孟美岐,孟美岐可真的吃了一惊。


“傅菁?”


“哈哈!没料到我会在这里吧!”


“嗯。”的确没料到你会这么突然的冲出来抱住我。


“老美!我好想你哦!”傅菁挤到孟美岐的怀里撒娇,明明已经比自家姐姐高了不少了,却还是个小孩子啊。


傅菁和孟美岐并不是什么重组家庭,而是切切实实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妹,只不过傅菁跟了妈妈姓,孟美岐跟了爸爸姓。而傅菁从小就去了美国和阿姨一起住,孟美岐则是留在了中国。


“Stop!你们两个待会再肉麻吧!”郭颖及时打断了两姐妹的情深似海。“我都快饿死了!”


话语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聪明如孟美岐又怎会不明白呢。


“那我请大家出去吃饭吧。”


“这个主意不错!”苏芮琪附和道。


“美岐你回来可要好好欣赏我们的杰作啊,花了好长时间准备的呢。”赖美云及时降温,刘人语和紫宁的脸色可才算好看了一点。


“这是自然,你们这么好,今晚可要请你们大吃一顿才好!”


“耶!美岐万岁!”众人附和道。


“抱歉打扰了,”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女人站在孟美岐寝室的门口,“请问哪位是孟美岐小姐?”


“我是。”孟美岐从人群中向前一步,“有什么事吗?”


“您好,我是吴总经理的秘书王莫涵。她人在墨尔本出差不能及时回来给您过生日,她说实在很抱歉,所以让我带一样东西过来给您,说算是补偿。”王莫涵手中沉甸甸的包装,“有点沉,要我先帮您拿着吗?”


秘书?


找个这么漂亮的???


“请问,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孟美岐问。


“Veuve Clicquot,吴总说是一点小心意,祝兴用的香槟,祝您和好友玩得开心。”王莫涵恭敬的说,“放在这边的桌子上可以吗?”


“可以,谢谢。”


“不客气,那么孟小姐,我就先告辞了。祝孟小姐生日快乐。”王莫涵礼貌的说完便离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姐,那个吴总是?”傅菁率先打破僵局。


“我对象。”


“什么???!!!”






“姐!你怎么都没告诉我?”傅菁有些不满,难道自家姐姐一点都不信任她嘛,苏芮琪她们竟然比自己先知道那么久。


“抱歉抱歉,因为太忙了也就忘了跟你说这件事。”其实根本就是不觉得自己结婚了……谁叫吴宣仪那个女人三天两头跑的,都不经常见面这个事情自然也就忘了嘛。


“不过...到底是谁啊?能得到姐姐的亲睐?”傅菁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嗯...你们应该都认识。她是吴宣仪。”孟美岐用的是“是吴宣仪”而不是“叫吴宣仪”可见吴宣仪的知名度不一般。


“吴宣仪?!”


“是那个MIT双学位毕业的吴宣仪学姐吗?”


“是那个上市公司霍隆的总经理?”


“是霍老头千辛万苦从华尔街挖过来的吴宣仪?”


“是我们隔壁邻居吴伯伯的女儿?”这是傅菁问的。


“是的。”孟美岐有些苦恼的摸了摸太阳穴,这下好了,经过这些人的逐一提醒,更加清楚吴宣仪和自己的差距在哪了。你们少说两句话会死啊。


“可以啊美岐,你们是怎么好上的?”郭颖问。


“就像刚刚小菁说的,她是我的隔壁邻居所以...”


“噢~青梅竹马啊。”刘人语及时的插嘴,带起了众人的唏嘘感叹。


“美岐你真是命太好了。”徐梦洁笑着说,“什么时候带出来和我们见见?顺便帮你把把关?”


“彩虹姐,她们都已经结婚了把关什么的...”苏芮琪细声细气的说,徐梦洁拍了一下苏芮琪的脑袋:“哎哟,笨!谁说结婚就不能把关了?谁敢对我们美岐不好,杀无赦!”


“彩虹说得对,”紫宁终于开口,“美岐,改天约个时间出来见见?”


“嗯...我尽量。”我能见到她超过24小时算不错的了,这个怪物每天忙得要命哪有可能腾出时间来啊。


“那就这么说好了,到时候美岐姐姐一定要约我过来。”刘人语已经迫不及待看到自己梦中的偶像了。


“来来来,我们干杯,可别辜负了小吴总的一片心意。”郭颖领头举起杯子。


“Cheers!”


欢庆结束


当孟美岐一个人回到寝室时,发现地上坐着个黑影。一下子警醒起来,小七今晚要去公司加班,傅菁又跑去和苏芮琪叙旧了。眼下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要打电话报警么?


可黑影并没有想动的迹象,孟美岐拿出手机打开手电功能,黑影一下子被刺眼的直射光吓到,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你是...吴宣仪?”孟美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人不是应该在墨尔本出差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好久不见,岐岐。”吴宣仪扬起一个温暖如春的笑容。


“你怎么坐在这里?我扶你起来。”孟美岐被这个人刺眼的笑容给惊到,想要扶她起来,这个人却沉得令人不可思议。


“我可以自己起来。”吴宣仪摇摇晃晃的扶着墙没让孟美岐失望,最终还是站了起来。


“吴宣仪...你...”话还未说完,吴宣仪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孟美岐的怀中。


“吴宣仪?”孟美岐抽出一只手去探吴宣仪的体温,毫无意外的高温,烫得吓人。


“你喝了我送的香槟了?”吴宣仪这时候还有闲心问其他,说完还嗅了嗅孟美岐身上的味道。


孟美岐有些敷衍的回答,打开了房门。让她躺好到自己床上,转身去找热水和退烧药。


“岐岐岐岐~”


“嗯?”孟美岐端着温水和退烧药走过来。


“好不好喝?”


“什么?”孟美岐不明所以,手却一刻不停的把药递到吴宣仪的嘴边,“张嘴。”


“酒!好不好喝?”吴宣仪一双大眼睛又些期盼的看着孟美岐,像极了某种小动物,让孟美岐的心头不禁一软。


“好喝,很好喝。乖,张嘴。”孟美岐像个耐心的妈妈一般循循善诱。


吴宣仪总算是听话的把药丸吞了下去,眉头却紧皱起来,轻轻吐出一个字:“苦。”


“乖哈,过一会儿就不苦了。”孟美岐摸了摸吴宣仪翘起来的呆毛。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是很烫。


“岐岐!”


“嗯?”


“岐岐!”


“怎么了?”


“岐岐!”


“我在这呢,怎么了?”


“今天开心吗?”


“还不错,你躺好别乱动。”孟美岐看着孩子般的吴宣仪有些忍俊不禁,等等...该不是烧傻了吧?


“我有东西要给你!”吴宣仪挣脱了孟美岐的束缚,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己的外套前,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


“吴宣仪!穿鞋子!”这家伙竟然赤着脚踩在大理石地面上,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这个给你。”吴宣仪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枚石头。


“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牧场的大伯送给我的,说是一块很神奇的石头。送给你。”


“把别人送你的东西再转送给我?”


“因为大伯说这是一块姻缘石,岐岐以后会嫁给一个好人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孟美岐又怎么会不明白吴宣仪在说什么。


“把鞋子穿上。”孟美岐走到吴宣仪面前,才闻到她外套上的酒味,刚开始以为是自己身上的味道,没想到是这个家伙的啊。


“你先收了这个,”吴宣仪固执的把石头塞到孟美岐的怀里,又自言自语的说,“这样一来,岐岐就会找到幸福了。”


“笨!现在还相信这种东西?”孟美岐终于做了平时不敢做的事情,她捏了捏吴宣仪的右脸。


“不信,”吴宣仪摇摇头,“我只是相信岐岐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对吧?”


“你又怎么...”


“好冷啊~”吴宣仪几步小跑缩进了被窝里,“我还买了羊毛被,摸起来很舒服的。到时候你搬进来,就能睡到了。”


“嗯。”


“还买了澳洲的葡萄酒Burinale,还有巧克力饼干。岐岐无聊的时候可以一边吃巧克力饼干一边喝红酒,我家里有很多红酒哦。”


“笨蛋,到时候长胖怎么办?”


“岐岐太瘦了,胖一点才好。”


“胖成猪也不介意?”


“额...”


“哈哈哈哈笨蛋,逗你的!”


“唔...干嘛要骗我!”


“谁让你这么笨?”


“胖成猪也不介意!我有钱!我养得起你。”


“炫富可不是什么好事哦,小心哪天我让人打劫你。”


“我都愿意养你了……”


“嗯...那好吧...看在你愿意养我的份上。”


吴宣仪,你怎么知道呢?


你又怎么知道呢?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淡蓝色床单上那个双腿修长的尤物额头,黑发尤物不满的哼了哼两声。本该盖在身上的被子早已不知所踪。许是实在抵不过太阳公公的调戏,黑发尤物睁开了眼睛。


“唔...”吴宣仪摸了摸自己快要炸开的脑袋,早知道就不喝酒助眠了...她反射性的想要去摸床头柜上的水杯,却扑了个空。


“你醒了?”一个清冷却又不乏温柔的声音传来。


孟美岐刚买早餐回来就看到吴宣仪的手在空中胡乱抓着些什么。


“你...”吴宣仪本想开口问你怎么在这里,但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要命根本说不出话来。


“你别说话了,先喝点水。”孟美岐拍了拍吴宣仪的背,把水杯递到她嘴边。吴宣仪却撇开脸,自己拿过水杯,抿了一小口才说,“谢谢。”


果然啊,还是变回原样了么。


“我...”


“你喝醉了还发了高烧,至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宿舍门口,我也不知道。”孟美岐不疾不徐的说完,瞄了一眼床上那个脸色五彩斑斓的人。


不禁有些想笑,真可爱啊这家伙。


“嗯...可能是我...想你了?”吴宣仪左手的食指搔了搔脸颊,“你呢?”


这家伙...


“咳...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乱买了一点。”孟美岐端过一碗皮蛋瘦肉粥,“赶紧吃吧,待会还要吃药。”


吴宣仪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什么药?”


“退烧药和感冒药,”孟美岐像是看穿吴宣仪一般,笑意更甚,“放心啦,是不苦的那种。”


吴宣仪大病初愈的脸一下子又变成了猪肝色。嗯,算了吧。吴宣仪笑了笑,想必这孩子照顾了自己一晚也没怎么睡好吧。


“岐岐。”


“嗯?”


“早安。”吴宣仪笑着说,像四月海边温柔的春风。


“姐!我肚子好饿啊,你这边...”18岁的少女打破了两人安静而美好的气氛。


“你...”傅菁愣在原地看着床上那个笑得温柔的女人。


“好久不见,傅菁。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吴宣仪笑着。


不知道傅菁能不能拥有姓名👀

评论(21)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