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理性伴侣(7)

前方小吴总高帅预警!


孟美岐这几天很幽怨。


不,是非常幽怨。


本想好好和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归来的傅菁小朋友谈谈诗词歌赋聊聊人生理想。但我们的傅菁小朋友似乎并没有这么想,而是三天两头就往外跑。


最重要的是,傅菁胳膊肘往外拐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让自己头大的吴某人。


不过话说起来,这两个家伙是什么时候开始熟起来的?


“姐,今晚宣仪姐姐让我们到她家去吃饭。”傅菁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格外惬意的说。


“嗯...那你去吧,我今晚还有事。”孟美岐曲起膝盖蹭了蹭傅菁的小腿,示意她往旁边挪挪。


“有什么事能比你对象还重要?”傅菁半坐起来,疑问道。


“一个公司的面试。”孟美岐放松的躺到傅菁的大腿上,“可能会弄到很晚。”


“哪家公司,男的女的,老总是谁?”傅菁作为一名资深姐控发问,让孟美岐很是满意。


“德昌,男的,老总是XXX。”孟美岐闭着眼睛回答,“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


孟美岐看都不用看,傅菁一脸担忧的表情。


“那你要快点回来哦,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啰嗦鬼。”




“嗯~味道在门口就闻到了,姐姐做的是湘菜么?”傅菁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小礼物~”


“哦?还带礼物?”吴宣仪笑着接过,“让我猜猜,一个饭盒?小菁想把吃的打包带走对吧。”


“宣仪姐姐!”傅菁有些羞恼的喊了一声吴宣仪的名字,“我要是想吃的话,不会这样偷偷摸摸的。”


“是是是~小菁想吃的话跟姐姐说一声,姐姐会给小菁做的。


“嗯...谢谢。”傅菁有些别扭的转过头去,耳根却在吴宣仪的一口一个“小菁”下渐渐发起热来。


“你姐呢?”吴宣仪早就察觉到另一主人公不在现场,便开口问道。


“去面试了,姐姐最近忙得焦头烂额的。”傅菁有些心疼自己姐姐,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宣仪姐姐,你做饭这么好吃,能不能给姐姐熬个鸡汤?她最近太累了,我怕她累倒。”傅菁的眼神里带着期盼。


“嗯?”吴宣仪许是没料到傅菁会突然提起这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孟美岐,又在熬夜么。


“毕竟你是...你是…她女朋友啊,你做的东西,她会很高兴的吧。”


“呵呵,”吴宣仪轻笑了声,顺手摸了摸傅菁的头,“小丫头,我想是你的话,你姐姐会更开心的。”


“为、为什么?”傅菁被吴宣仪的这一举动吓到,下意识就想往后退。


吴宣仪没怎么在意,继续说,“毕竟,亲情比爱情重要得多啊。你可是她的家人呢。”


更何况,我和你姐姐根本就没有爱情啊。


“那...姐姐你教我做吧。”傅菁诚实的道出了自己的厨艺,“我啊,能做的东西只是些上不了台面的甜品罢了。”


“有机会的话,很想尝尝小菁做的食物。”吴宣仪笑着说,“算是品鉴品鉴?给我这个大厨尝了才知道上不上得了台面咯。”


“好、好啊。”傅菁被吴宣仪的笑容给惊艳到了,似乎吴宣仪是个很喜欢笑的人呢…


“来吧,先吃饭。待会我教你做鸡汤。”


“嗯!”




“你对我们公司有什么了解呢,孟美岐小姐。”男人推了推鼻子上的金丝眼镜。


“德昌是全Y市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在国代和衣帽产业都耳熟能详,我想我能在德昌学到的,是其他公司根本没有的。”


“那你觉得你哪一点值得我们雇佣呢?”


“我是C大最优秀的学生代表之一,我认为这一点,你们就已经很难抗拒了我的简历了吧?”孟美岐自信的笑笑,“如果这还不够......”


“不不不,我很欣赏孟美岐小姐的自信。恭喜你,成为我们公司的一员了。”


“谢谢。”孟美岐礼貌的笑笑,但心里总觉得不对劲。


“介意与我小酌两杯吗?”


果然,天下男人一般黑。


“抱歉,我很少喝酒所以恐怕...”


“哎,不会喝可以学嘛。到时候应酬,你不得喝?”


“话是这么说没错...”


“孟小姐,赏个脸吧?”男人笑得斯文,孟美岐觉得再拒绝也不大礼貌,便应下了。但留了个心眼,悄悄的给傅菁发了条短信。


“XX路XX餐厅,若半小时未归,速来。”


孟美岐算得很清楚,若是这男人真的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半个小时应该够他露出马脚的。若他真是只想小酌两杯,那么傅菁的出现正好可以给自己解围,他想必也再没什么借口留自己在这。


可惜孟美岐高估了自己的酒品,也高估了傅菁看到短信的几率。


“嘶!好烫!”傅菁白嫩的手背让锅给烫了一下,马上就红了起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吴宣仪皱着眉头,“你先让凉水冲一下,我去给你找烫伤膏。”


“好。”傅菁听话的把手放到凉水下冲,脑子里全是吴宣仪刚刚教她怎么煮会更嫩更软一些的画面。


宣仪姐姐…


好香…


大约过了五分钟,吴宣仪才走回来,眉头紧锁着。


“小菁啊。你姐姐今天面试的,是哪家公司?”


“好像叫德什么,对,德昌。”傅菁接过吴宣仪递过来的烫伤膏,“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吴宣仪神色凝重的说,“小菁你乖乖待在家里,我去找你姐姐。”


“宣...”话音还未落,吴宣仪已经拿了外套走出了大门。



“美岐,怎么不喝了?”


“抱歉...我想去一趟洗手间。”


“去吧,我等你回来。”


孟美岐强忍着头晕,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洗手间,还没站稳就吐了出来。


傅菁怎么还不来...


已经看出男人是意图不轨,她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就一个腿软倒了下去,直挺挺的倒在男人的怀里。


“美岐…你是醉了么?”


混蛋……说不出话来。


“孟小姐?我送你回家吧?”


眼睛快要睁不开了。


“美岐?”


孟美岐睡过去之前仿佛看到吴宣仪向她走来,呵,这个时候你竟然想起那个人来...


孟美岐你果然病得不轻啊…


实际上孟美岐的确没看错,那的确是吴宣仪。


“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吴宣仪的笑容来都是温柔甜美的,撩人的,妩媚动人的,但此刻她却笑得令人寒战,男人只认为她是服务生,摆了摆手说,“我女朋友喝醉了,你们这里有酒店吗?”


“哦?你女朋友?我怎么记得她是我老婆来着?”吴宣仪笑着问。


“你老婆?”男人上下瞄了一眼吴宣仪,“认错了吧小姐,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


“是不是认错了你自己心里边清楚,刘伟达。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并不介意。”吴宣仪还在笑,只不过笑得比刚才更骇人了些。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男人一下子激动起来,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


“哦?竟然这么快就忘了?”吴宣仪看了他一眼,“看来德昌是不把我们霍隆看在眼里啊,竟然连对方的项目负责人都没有去了解过,看来你们是太自信了能拿下这个项目了?嗯?”


“你他妈到底是谁?!”男人越发的激动了。


“初次见面,你好,我叫吴宣仪。”


“你是吴宣仪?!”男人一下子冒起冷汗来,“这位孟小姐是你的...”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你现在最好松开你的蹄子。”吴宣仪把孟美岐从对方手里揽过来。


“抱歉,吴小姐我不知道...”


“可是我现在知道了。帮我给你们老总打个招呼,就说我很欣赏他的部下,很懂事。”吴宣仪又是一笑,这一笑笑得男人差点跪在地上叫妈。


吴宣仪一个公主抱抱起孟美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孟美岐只感觉头晕目眩,好像被什么颠来颠去,一种呕吐的感觉涌了上来。用力的推开吴宣仪,吴宣仪往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她用半蹲的姿势稳住了平衡,孟美岐扭过头开始吐了起来。


吐过之后脑子清明了些,发现自己缩在吴宣仪的怀里。而且她的外套上还沾上了点点污渍...


“现在清醒了?”吴宣仪声音毫无温度。


“嗯...”


“能自己走吗?”


“可以。”孟美岐点点头,吴宣仪便放她下来。


刚走了两步就又开始腿软,吴宣仪又不顾众人目光把她抱了起来。


“啊!”孟美岐惊呼一声,“喂…放我下来。我可以走的。”


“你觉得现在谁比较清醒?”吴宣仪还是毫无温度。


“你...”


“所以我做的判断都是清醒的判断,懂吗。”


“哦...”孟美岐乖乖的点头,因为害羞把脸埋得更深了。


终于走到了吴宣仪的车边,吴宣仪把孟美岐放到副驾驶上,自己又走到驾驶座上去。


“吴宣仪...”


“干嘛?”吴宣仪语气很是不善,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吴宣仪,孟美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你...你在生气吗?”


“没有…”吴宣仪有些别扭的侧过头去


“你明明就是在生气…”孟美岐声音闷闷的“这次是我疏忽了…下次…”


“还有下次?”吴宣仪声音忍不住提高了几个度“孟美岐你知不知道要是我今天没及时赶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对不起…”孟美岐抱歉的低下了头。


吴宣仪这才发现自己的情绪有些太过激了


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吴宣仪才又说


“回去吧。傅菁还在家里等着。”


傅菁…


“吴宣仪…”孟美岐深吸了口气“其实你今天可以不用来的,本质上…你没有必要对我负责不是吗?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而付出一定的代价,我也是。如果…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那么我也…”


“我不允许。”


“什么?”


“我说我不允许。”吴宣仪语气却格外的坚定。


“你现在是我的人,除了我,谁都没有资格碰。”


要是有


我就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评论(14)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