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你总说,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写手,总是轻而易举的把三分情写得七分真,太过虚伪。

但你可知道,一个写手最大的悲哀是

对你的十分情,提起笔来却道不出半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