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忧郁时钟(中)

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吴宣仪看到了我的药。


“你…不开心吗?”一双大眼睛瞧着我,我不觉有些紧张。


“嗯…”


我本以为她会像其他人一样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成绩好家境也好,我看你是闲着无聊了吧。”


但她没有。


她只是用她凉凉的掌心包裹住我的食指和中指


“没关系,我每天都很开心,我把我的开心分你一半好不好?”


她的掌心明明是凉的


可那瞬间,我却感到异常的温暖。




自从发现了我的秘密之后


吴宣仪开始了和我形影不离的日子。


上厕所一起,放学也一起。


吃饭时也都是一起。


学校的同学见到我们其中一个人都会不自觉的问另一个人的去向。


好像,我们本该就是一起的。


“美岐,你在和宣仪谈恋爱吗?”


“咳…当然没有。怎么会这么问?”


“没有啊…就是觉得你们很配。”


很配?


我看了不远处被学弟学妹围起来闹着玩的吴宣仪。


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一点都不配。


我不配。


吴宣仪这么美好的人,我配不上。




在吴宣仪的督促下,我开始坚持吃药和锻炼


但情绪崩溃时还是难以抵挡


当我发现了自残可以缓解精神上的崩溃时


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苦涩


密密麻麻的刀疤和未结痂的伤痕被我用长袖遮了起来。


大夏天的,就我一个另类










体育课,我因为身体的原因被老师特别批准不需要去上。


在教室发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情绪又不自觉涌上来。


“山支。”


吴宣仪…


……我用力的咬咬牙,从书包里拿出药瓶和水杯,准备换一个地方。


“你去哪里?”


“厕…厕所。”


“啊,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


“你怎么了…为什么在哭?”


“别碰我!”我用力的推了一把吴宣仪,迅速的跑到洗手间,把药片咽下去。


可是见效似乎没有那么快,那种疼痛感再次的淹没了我。


我用头狠狠的撞上了门,一下子头晕目眩


有液体从脑袋上留下了,是温热的,鲜红的


可还是痛…我看着窗外,风很大。


跳下去…会怎么样?


不…这里是学校,不能死在这里…


孟美岐…拜托你撑住…


很快…很快就会好的…


“山支…”


吴宣仪…我回头看到她一瘸一拐的朝我走过来,眼睛里写满了担忧“你流血了…”


“不用你管!离我远点!”


她宛若听不见一般依旧朝我靠近。凉凉的手指贴上了我的额角。


“疼吗?”她的眼睛雾蒙蒙的,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不疼。”我咬着牙说。


“怎么可能不疼啊…”吴宣仪好看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来,跟我去医务室。”


“我让你别碰我!”我的眼泪混合着血液滑进眼睛里。


“听话…跟我去…”


“吴宣仪!你知不知道你很烦!”我指着她的鼻子“你这副同情的样子做给谁看!我不需要你的同情!给我滚!”


“山支…我这不是同情…你…”


“我让你滚啊!”


我分明看见了吴宣仪眼中的自己是多么的难堪,可是她还是用她雪白的袖子,和那颗雪白晶莹的心,为我擦去了额角的血渍。


“乖啊岐岐,姐姐在这呢。不哭了好不好?”


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眼泪


在她怀里狠狠的哭了起来。




当然,我在满头是血在吴宣仪怀里哭得不成人样的事情在学校里迅速的传开了。


最后吴宣仪以“美岐头撞到窗户,流血了太疼了所以才哭得那么惨”作为最终解释…


于是我山支大哥的人设崩了


我多了个新的外号,叫小哭包岐岐。


当然,这个外号也只有吴宣仪敢喊。




“小哭包,今晚来我家吧。”吴宣仪摸了摸我的脑袋“我家今晚没人。”


“不用了…我怕我…”


“不许拒绝!听姐姐的。”吴宣仪不容反驳的捏了捏我的鼻子。




我这辈子最不敢忤逆两个女人,一个是我妈


另一个就是吴宣仪。


我妈我是纯怕她揍我,吴宣仪是…


她说的我都愿意去做…


我妈没说什么,应允我去,但叮嘱我千万别给人家添麻烦。


我默默的把药揣兜里,这次去就是去添麻烦的…


吴宣仪家很大,但也很空。


沙发连张垫子都没有。


“过来。”吴宣仪坐在床上朝我招招手。


我乖乖的走过去。


“把衣服脱了。”


“啊?”


太快了吧…呃?我为什么要说太快了


“听话,把衣服脱了。”吴宣仪语调温柔语气却不容置疑。


我虽然不明白她意在何为,但我还是听话的脱了我的黑色衬衫。


只剩一件内衣,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背过去。


然后一双凉凉的手环住了我的腰,我打了个激灵。


“孟美岐…”吴宣仪声音闷闷的,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在…宣仪?宣仪…你在哭吗?”


有些温热的液体从肩膀上滑落。


“宣仪…宣仪你不要哭…你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我想转过去,可吴宣仪丝毫没有想动的意思,越看不到她我就越着急。


“宣…啊!疼…”吴宣仪在我腰间拧了一把。


“转过来!”


“哦…”我乖乖的转过去,看到她好看的大眼睛变得通红,还一抽一抽的…像只委屈的小兔子


“宣仪…”我有点心疼,想为她擦眼泪却被她暴躁的拍开手“去床上躺好!”


“啊?”


“啊个屁!去躺好!”


“哦…”我很乖的躺上吴宣仪的床,一股专属于她的味道吸进胸腔里。


甜甜的。


“嘶!宣仪…疼…”


吴宣仪手里拿着棉签,上面沾满了酒精。


粗暴的擦了一下我腰上的伤口…


“活该!”吴宣仪没好气的瞪我一眼“这里怎么弄的?”


“呃…这个…”


“说实话!”


“刀片割的…”


“这里呢?”


“……我自己咬的。”


我看见她的眉头紧紧的拧成一团,忍不住伸手去抚“没事,现在已经不疼了…”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吴宣仪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不这么做的话…会想死。”


会想从这里跳下去。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怕惹你烦…”


“你都不说,你怎么知道呢小哭包?”吴宣仪捏了捏我的手指“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自己面对了好不好?”


我反握住她的手“睡觉吧宣仪…”


“你还没答应我。”吴宣仪固执的要一个答案。




可是…我不自己面对


又能依靠谁呢?


“宣仪…我好累了。”我冲她摇摇头。


“哼!擦完药吃了药再睡!”


“好…”




黑夜是我最精神的时刻


但今天的吴宣仪似乎很累


很快磕上了眼睛


“宣仪?”我小声唤她


“嗯…?”软软的哼了一声


“你的脚好凉呀…是不是生病啦?”


吴宣仪的小腿贴着我的膝盖,冰凉凉的…


不像个活着的人


吴宣仪嘟着嘴摇了摇头“天生…的。”说完又朝我蹭了蹭“你好暖和…”


“我也是天生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好契合哦我们…”


“答应姐姐一件事好不好?”


“好。”


“噗…你都不问是什么事情吗?”吴宣仪被我的斩钉截铁逗笑了,发尾蹭了蹭我的脖子,有些痒。


“姐姐说的事情,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为你做,为你去死我也…”


“嘘…”吴宣仪的指尖轻轻点在我的唇上




“我不要你为我去死。”


“我要你为我活着。”


“你能做到吗?”


“孟美岐。”


“我…”


活着,这个曾经多么简单的事情在我眼前却如此艰难的事情…


吴宣仪挤进了我的怀里“姐姐怕冷,就陪着姐姐一起吧。”


“一起吗?”我蹭了蹭她的额头。


“嗯,一起。”


“好,一起。”




我曾经想死是因为,还未和你相遇


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我稍稍有点喜欢这个世界了


年少时视死如归,遇到你时


渴望长命百岁。


速打,可能还会修改。

愿每个年轻的生命都能被温柔的对待

愿你一生被爱,想要的都能拥有,得不到的都能释怀。











评论(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