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冰川时代

我想我可能在做梦(2)

我是孟美岐
当我听见吴宣仪那个大白痴叫我校长树树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
这么白痴的外号也只有你吴宣仪叫得出口了吧…
不过…
看着和朋友嬉笑的吴宣仪,我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变好起来。
“校…美岐同学。”
我看着有些紧张的王菊主任,扶额…
你紧张什么?
到底谁才是老师啊?

我是吴宣仪
“宣仪!王菊主任!赶紧把冰棍儿收起来!”粽子泥连忙用她的手肘怼了我一下,我的冰棍儿差点飞出去…
我连忙把冰棍儿背到身后,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走,但王菊主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这边…
“诶?那个是孟美岐吧?”粽子泥瞬间两眼放光“哇…好漂亮啊!”
“孟美…啥?粽子泥你能不能先走啊!要是被主任看到我的冰棍儿那还得了?”
我不耐烦的推了推粽子泥
还顺便瞟了她说的那个叫孟什么的…
嗯,真好看。
王菊主任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和小孟同学说
没看见我!
虎口脱险!
耶!今天也是开心的一天~


我是孟美岐
看着吴宣仪小偷小摸的把冰棍儿藏在身后,小心翼翼的想躲开王菊主任的视线。
傻瓜,你这样她还是会看见啊。
“王菊老师,有事我们去那边说吧。很热。”
“好。”王菊主任忙不迭的点头。
看着吴宣仪成功溜之大吉的背影,我忍不住轻笑出声。
“那个…校长,是我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糟糕…忘了王菊还在这…
“咳…没有。我刚看到只小猫蹦起来了,觉得好笑而已,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机智如我孟美岐,怎么会让你看出来我的真实内心活动?
“就是那个…校长啊,你最近是不是很热啊?”
“嗯?”
“我听陈老师说,你买了冰棍儿存在小卖部老板那里。”
哦凑…陈芳语这个大嘴巴。
“嗯…不过我建议校长啊…学生吃冰还是要禁止的…毕竟垃圾味道会影响到校园环境。”
“我知道。我只是自己吃而已。”
“嗯,校长也要少吃点冰才好…”
吴宣仪那个智障少吃点才是…


我是吴宣仪
我现在肚子很痛…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吃了假的冰棍儿…
“宣仪,放学和我一起走吧?我请你喝奶茶。”隔壁班的傅菁在窗边朝我喊到。
“那个…我今天还有事。”
我还要去感谢校长树树呢,虽然奶茶也很诱惑…
不行!我吴宣仪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这样啊…那下次吧。”傅菁不在意的朝我笑笑。
“宣仪,那个傅菁是不是喜欢你哦?”粽子泥神神叨叨的拉了拉我的衣袖
“都说了让你少看点橘里橘气的电视剧!”我朝她翻了个白眼,一路小跑到校长树树面前。
“校长~我今天吃到你给的冰棍儿咯~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奶味的呀?”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校长树树啦~你是我遇到过最善良的人…哦不,树啦~”
说着说着我觉得腹部有一丝绞痛…
我是吴宣仪 我感觉不太妙

我是孟美岐
今天数学老师拖课拖了很久
我开始思考要不要立一个拖课扣钱的规定
还没等我到大榕树,远远的就看到个单薄的背影。
用脚趾头想想,也只可能是吴宣仪了。
还没等我走近,她就猛然的蹲下来。
嗯?感谢我也用不着行大礼吧…
会折寿的啊姐姐…
事情好像并不是我想象的样子…
我分明看见了吴宣仪隐忍的嘴角…

我是吴宣仪
我想我可能是吃到冰太开心了…以至于我都直不起腰来…
呜…早知道不要吃那么急了…
校长树树我要怎么办才好啊…
“同学,你没事吧?”
一个好听的女声…
我回过头,阳光细细碎碎的撒在女生脸上
格外的好看…
等等,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小孟?”

我是孟美岐,当吴宣仪叫我小孟的时候,我嘴角是抽搐的…
我想看看我孟美岐这辈子到底能有几个这样岐岐怪怪的外号。
“你认识我?”我从内心发出疑问。
“不认识…只是…啊…好疼…”
吴宣仪突然捂住肚子哼唧了一声,吓得我连忙蹲下来。
“肚子不舒服吗?”
“嗯…”吴宣仪声音闷闷的,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委屈二字。
这是我第一次得以直视她,因为长期呆在树上,角度问题,只能看见她的头顶和侧脸,哦还有有些平的后脑勺…
怎么会有人的后脑勺那么平…
“那个…小孟同学…你能扶我去医务室吗?”吴宣仪可怜兮兮的拉着我的衣角。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敢说不好啊…
“好。”
我搀住吴宣仪的右手,她的手冰冰凉凉的
我脑中闪过一个词
冰肌玉骨。
睫毛长长的,鼻子小巧精致…还有眼睛
吴宣仪生得真好看啊…

我是吴宣仪 我觉得我快要痛死了
兴许是校长树树听见了我内心的呼喊,派了一个漂亮小学妹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这个小学妹看起来好凶哦…
为什么脸总是冷冰冰的啊…
话也那么少…
不过她到底叫孟什么来着?
“那个小…”
“孟美岐。山支岐。”
她面无表情的说。
山支岐?怎么会有这种名字?
秉承着交朋友的原则,我也自报姓名。
“我叫吴宣仪。”
“我知道。”孟美岐说。
你知道?你怎么会认识我的?
“羽毛球社社长,吴宣仪,对吧?”
噫…这孟美岐怎么还有读心术?
“嗯…同学有兴趣加入吗?”
妈耶我怎么会这么问?
这该死的职业习惯!
沉默,良久的沉默。
我感觉天空都有几只乌鸦“哇哇哇”的飞过
像极了粽子泥嘲笑我不会做立体几何的脸
“好。”
咦?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她说好???

我是孟美岐 我很无奈
吴宣仪分明是个小学…哦不,幼稚园的小孩子吗?哪有人心里想什么全写在脸上的啊
现在的小孩子都比你有心计好吗?
她居然还邀请我去羽毛球社?
不知道我最讨厌流汗了吗?而且还是跟一堆浑身汗臭的男生一起!
噫…
“好。”
……我觉得我肯定是没有睡醒,不然我不可能控制不住我的嘴…
嗯对,我肯定是没睡醒。

我是吴宣仪 我现在躺在医务室
校医告诉我,我吃了刺激胃的东西…
“你是不是运动过后吃了什么太冷的东西?”校医神情严肃。
“我没…”
“她喝了冰水。”
耶?我看了孟美岐一眼,她没看我。
“这样啊…你们小女生还是要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老是喝冰水啊吃冰棍啊喝奶茶这些…”
呵…你让我吴宣仪不喝奶茶不吃冰棍
你不如让我去死…

我是孟美岐
我突然有些后悔给吴宣仪吃冰棍…
看她一脸认真听实则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的样子
我孟美岐表示…吴宣仪你为什么这么可爱?
校医开完药之后就离开了,瞬间医务室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下次,不要吃冰棍了。”
吴宣仪眼睛一下子瞪大,活脱脱像只可爱的小兔子。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
“你也认识校长树树吗?”
……吴宣仪你这个大沙雕赶紧给我把这个岐岐怪怪的外号改了!
我是孟美岐,我恨。
tbc

评论(2)

热度(74)